二零零八年欧洲法会柏林成功召开
规模洪大的游行让各族民众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记者吴思静柏林报道)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德国首都柏林召开,一千多名来自欧洲各国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法会。十多名学员上台交流了他们在讲真相中心性提高的过程。

来自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在交流修炼心得体会

在法会上发言的学员里有两位七十岁左右的老年妇女,他们一个是旅居瑞士的中国人潘女士,一个是土生土长的俄罗斯圣彼得堡人玛格利塔(Margarita),她们彼此并不相识,但却讲述了相似的经历:向到外国的中国人讲法轮功真相,劝他们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

瘦小的玛格利塔已经满头白发,但是精神饱满,走起路来十分有力。一年多以前,她和另外几位西人学员开始向参加圣彼得堡一处住宅区建设的中国建筑工人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并在工人下班后经常路过的地方建立了一个法轮功炼功点,让中国工人亲眼看到什么是法轮功。后来玛格利塔发现,很多工人下班后直接回宿舍休息,看不到他们的炼功点,所以她又直接去工厂大门口发放资料。一段时间之后,中国工人看法轮功学员的目光从一开始的不信任,变成了后来的好奇,進而主动索要法轮功真相资料,而且即使有一次中国工头阻止他们,他们还是接下了真相资料,并小心的放在了口袋里。虽然玛格利塔他们都不会中文,但是通过给中国工人看介绍三退的文字资料和三退征签表,使得很多中国工人明白真相,主动签名退出中共所有的组织。已经一大把年纪的她还学会了一句中文:“退党保平安!”

瑞士的潘女士每周从周一至周五,风雨无阻的去瑞士的一个旅游点给中国游客讲真相,劝三退。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称赞她的行为的,也有态度非常不好的,她经常会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中的文章《清醒》中的一句话:“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随着她的耐心和善心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增大,在她这里声明三退的中国游客也越来越多。在今年旅游旺季的五月到八月里,她就劝退了一千一百一十一人。这其中有教授、工程师,有老师,有孩子,有导游,有普通党员,有党委书记,有一般干部,有带保镖的高级干部,还有公安局的,有六一零办公室的等等。有的退了还给她留下名片,希望保持联系。有的自我介绍,她才知道他们的身份。她因为炼了法轮功而身体变的健康,容貌显的年轻这一事实,也成为讲法轮功真相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今天十月份,她在去巴黎参加呼吁欧洲卫星公司恢复新唐人对华发送信号的活动中,和其他学员交流劝三退的经验,结果十六天内,在巴黎的学员们一起劝退了九百六十多名中国人。

来自比利时的杨先生和德国的李女士分别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他们对法国欧洲卫星公司以技术原因为借口而切断新唐人电视台对亚太地区的播放一事的理解。李女士注意到,一个欧卫事件牵扯出很多组织和个人:欧卫公司的几百名股东,其中包括法国政府;它的若干合作伙伴,其中包括美国政府;还有欧盟议会里七百多名议员。围绕欧卫事件展开的一系列的活动,正是给欧洲弟子向政治界全面讲真相的机会。她几次参加在欧盟前的请愿活动,这其中放下了很多人的观念,既走出来讲了真相,也处理好了家庭关系。

比利时的杨先生悟到,在正念清除欧卫事件背后邪恶因素的同时,必须持之以恒的、深入细致的向政要讲真相。以往,在对各国政府和政要讲真相方面,很少能深入细致的坚持不懈的做下去,往往是一个项目来了,马上去找相关人士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过后就完了,没有跟進;下次有事情来了,又这样重复做着,没有真正达到救人的目地。

来自瑞典、斯洛伐克、荷兰和比利时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发言稿中提到了学员之间如何能够更好的配合的问题。来自瑞典的波莱特(Bolette)提到,她在和一位学员发生矛盾的时候,学到了一点:体会对方那颗救度众生的心。当她真正明白了这一点时,她相信学员之间一定能够学会相互慈悲。她和与会者分享的一个关于公牛的故事,非常形象的说明了她想表达的主题:“公牛每天在田里尽职的工作。一天晚上公牛休息时,它身体的各个部份开始交谈,说他们谁最重要。嘴巴说,没有我,公牛会挨饿。眼睛说,要不是我,公牛怎么能找到食物。腿说,要没有我,公牛哪也不能去。尾巴也不甘落后,说要没有我赶走污秽的苍蝇,公牛肯定会被感染。我最重要……。,不,我最重要…。争论无休无止的進行着。第二天早上,眼睛拒绝看,腿拒绝走,嘴拒绝吃。牛变的越来越衰弱。直到快死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说到:我们需要合作,否则,公牛肯定会死。大家同意了,每个部件又开始干他们自己的工作,很快公牛就恢复了健康,去田里工作了。”

下午五点多,在法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师父发来了贺词。在用四种语言宣读了贺词之后,法会在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走出会场的时候,一位年轻的女法轮功学员对身旁的同伴说:“我真的觉的很感动,一直在流泪。”

在会上发言的郭居峰是第一次在国外参加法会,感触良多:“我听到学员用这么多种语言在台上交流心得,真的感觉到了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气势。而且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国内国外的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规模洪大的游行让民众明真相

法会前一日,近千名学员在柏林城举行了大声势浩大的游行,呼吁民众共同制止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十五日中午十二点整,游行队伍聚集在亚纳维兹桥(Jannowitzpuecke)上的中领馆前举行简短集会。会上,欧洲法轮大法协会主席吴先生首先发言,他表示,法轮功使上亿人身心健康,对法轮功的迫害实质上是中共邪恶本性使然,是对全人类的迫害。

欧洲法轮大法协会主席吴先生发言

法轮功学员王臻二零零一年至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青浦的第三劳教所,在那里遭到迫害,高强度劳动、洗脑、酷刑和被犯人折磨。犯人将他两条腿分开,贴到墙上直到掰不开为止,将他的胯关节打坏,不能站立。尽管如此,劳教所还要他跪在地上擦地板。王臻说,他在劳教所曾两次被抽血和做心电图,当时劳教所只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体检,其他的犯人就是想体检也不给机会。当时王臻还以为他们是想研究法轮功学员的血液有什么特殊功能呢。出国后他才了解到原来是中共想贩卖他们的器官赚钱。

王臻接受记者采访

游行由来自欧洲各国一百二十人的天国乐团开道,蓝衣白裤在灰色的天空下分外鲜明。紧随其后的横幅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等横幅默默传达大法弟子的心声。腰鼓队金衣闪闪,唐装舞和彩车花团锦簇,展示中共酷刑手法的游动车则直白讲述迫害的残酷。

游行队伍从市政厅旁经过

柏林市政厅是一大著名建筑。尽管天气不是太好,到这里来摄影留念的游人依然很多。

乌瑞科(Ulrik)是个女大学生,她说:“我听说过中国的人权迫害,简直匪夷所思。”

一对的年轻恋人牵着手正要过马路,见记者提问,非常友好的停下脚步。天国乐团正演奏着“法轮大法好”经过。男青年被问到“觉得这样的音乐怎么样时”,他说,“我觉得很好听,很高兴。”身边的长发女友转过头来,略带羞涩的补充道“令人激动,威力强大(exciting,verypowerful)”。他们是从拉特维亚来旅游的,青年叫阿力山德(Alexander),女孩儿叫奈丽(Nelly)。

在“法轮大法好”的鼓号声中,三个深肤色的青年笑嘻嘻的看着游行队伍,不时的相互说些什么。其中一个叫阿莫达基的小伙子告诉记者,他来自阿尔及利亚,在巴黎上大学,带两个朋友到柏林来看看。他表示:“我刚才听了一个中国人关于中国人权迫害的介绍。我觉的能亲眼看到这些(信仰受到迫害的)人很重要,他们就在我眼前,我看到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对我很重要。我觉得应该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

布兰登堡前的游行队伍

路人驻足观看

来自丹麦的汉斯Hans在退休前是位部级官员。他在丹麦时就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在布兰登堡前,老人对记者说:“他们刚才演奏的曲子我不熟悉,好象没听到过。但是那首贝多芬的欢乐颂,我是知道的。我觉的他们(法轮功学员)在象征柏林墙倒塌的布兰登堡前演奏极具意义。”

一对中国夫妇在布兰登堡前看热闹。这位妻子向记者表示:“法轮功了不起!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这些年来我看着他们做的很多事,我觉的真是……今天的集会太好了,那么大型的活动,我都感动的忍不住哭了。我觉的这样的活动应该有更多的中国人来看,用自己的眼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还告诉记者,她会把她在国外看到的告诉国内的亲友。她以前就这样做,但她认为那还不够,以后她会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