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三退小故事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每天都传来不少大陆民众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精彩小故事,他们除了自己和亲人退出中共邪党外,都主动表示,要让周遭的人知道退出中共的重要性, 而且现在有更多的民众明白真相后集体三退。

四十九位访民齐三退

中共召开十七大前夕,万名访民联名上书,这些访民多年上访无结果,他们已经认清共产党的邪恶,声明退党的人越来越多。十月九日,一位在北京参与联署的访民,向退党中心发来一份四十九人的三退名单。

一些已声明退党的民众,现在都自发的传播退党消息,在当地成立退党中心,当退党义工提醒他们要注意安全时,他说在大陆生命早已没有了保障。一位退党访民表示,「我们镇上还有一个点是办退党报名的,现在我们做哪一样事是安全的,在街上摆摊也不安全,做什么都不安全,谁愿意这样苟且偷生。」

一位广东退党访民说:「上访就被投入黑监狱迫害,太没人道了。」他描述了在黑监狱的亲身遭遇,并决定退出邪党。

这四十九位访民都是多次上访的民众,遭到中共地方政府的严酷迫害,曾被打、被关、被拘留、被判刑,他们对这个专制机构的暴政早已深恶痛绝,从对北京的希望到如今的彻底绝望。

一位北京维权人士表示,上访者维权带动了很多民众的觉醒,不再屈服于共产党的暴政。

辽宁省盘锦市多处出现退党标语:路边墙上,塑料管上

跨入二千七百万三退大潮的农民

就在三退大潮快速步入二千七百万之际,更多来自山东、河南、东北、山西、内蒙等地的农民加入到三退大潮洪流中来。

中共的天下是靠农民打下来的,老区的百姓更是为中共奉献了一切。但是,中共夺权后,农民却受到了严重的歧视(「九评共产党」之九)。中共建政后施行的户籍制,将农民强行划分为二等公民,农民是中国最贫苦的阶级,他们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失业救济,没有退休,而与此同时,农民却是赋税最沉重的阶级,公积金、公益金、计划生育费、乡村道路建设费和优抚费等沉重的压在九亿中国农民的身上。

安徽的一位农民在退党声明中说:我是农民,因缴不出税,被强行收走谷物及带走牛,去乡里讨公道还谎称是我们送的。当权的就是这样欺压百姓的。今天听到退党的真相消息,非常感动,在此我声明退出共产党员、共青团、少先队等邪恶组织。

来自内蒙的大伟是一名少年打工者,当他听到法轮大法真相及三退消息后表示赞同,这位来自农村的孩子,深知中国农民工的艰辛,并声明退出少先队。

来自黑龙江署名李宁的朋友说:在过去的年代,我出生在一个富农家庭,我的太爷在四九年被共产党活活打死,深夜在没人看见时草草收尸。我的童年时代是在被歧视中长大,到文化大革命时又看到很多好人挨批斗。从小就对共产党厌恶,特别是它对信仰法轮大法的人的迫害,我和我的亲人都深受其害。在此我声明退出曾加入的中共的一切相关组织。

在幅员辽阔的中原大地上,九亿中国农民中许多人正在精神觉醒。不做共产邪党的殉葬品,选择光明美好未来的心声来自生命的深处。《九评共产党》正在改变中国的命运、改变人类的历史。退党大潮也将从根本上摧毁中共柏林墙的地基,一个摆脱共产邪党的中国正在诞生,人类的新纪元正在来临。

(*注:退党服务中心声明:用真名、小名、笔名、化名三退都一样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