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游记

清新

今年的暑假,我去了曲阜。冒着蒙蒙的细雨,行進在去曲阜的路上,心里有几多惆怅,亦有几多兴奋。曲阜,那里有“天下第一家”——孔府,是圣人孔子的家乡。

啊!到了,清风细雨、长途辗转,并没有影响我的兴致。下车行走在街道上,徐徐的凉风,雨中街道两侧飞檐画栋的古典风格建筑,让人感觉是那样的古朴、新奇,这建筑、这氛围,又聚合成一种凝重、厚重的感觉。这感觉是一种责任,这感觉是一种赞叹,这感觉也是一种悲凉!

望着青色的高大城墙,我和当地蹬三轮的老人聊了起来:“这城墙是什么时候修建的呢?”他说:“古时候留下来的已在‘文革’时被拆毁了,是北师大的学生造反派领着一伙人砸毁的。现在看到的是后来重修的。”“文革”时毁了很多文物。这是人类的悲哀和耻辱!

走進庄严盛大的孔庙,当年孔子住的三间小房,早已不见踪影了。鲁哀公在这三间小房的地方,建起了孔庙,历代国王、皇帝不断的扩建,已建成了今天这般规模:南北长1.3公里,占地327.5亩,房屋466间,古树1700余株,苍松翠柏、森然排列。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气魄宏大。

这里有碑刻2000余块,端庄的碑文书法、玲珑剔透的雕刻,使人感叹不已,据说清朝乾隆皇帝来曲阜祭拜孔子时,石柱均用红绫包裹,不敢让皇帝看到,恐怕皇帝会因其超过皇宫而怪罪。

千百年来人们敬仰孔子,不只是中国人,也包括世界上其他各国人。孔子教诲的“仁、义、礼、智、信”,“仁者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教人怎样做人,正是这儒家经典,千百年来维系着人的道德规范,使人的道德水准保持在一定的高度。

孔子的教化福荫天下,福荫子孙后代。孔府大堂两侧及后面陈列着一品爵位的仪仗,还有一些象征特权和封爵的红底金子官衔牌,称十八块云牌銮驾,如:“紫禁城骑马”、“袭封衍圣公”等,每当衍圣公出行,皆有专人执掌,以示威严。

从中可以看出,教化人行善,是做宇宙中最好的事,功德无量啊!相反起破坏作用的,那将犯多大的罪过啊!由此想到当今的中共政府,对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好人,大打出手,疯狂镇压,罚款、开除公职、关押、劳教、判刑,甚至出现活摘人体器官牟取暴力的兽行。残暴手段令人发指,是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而且是对着一群和平、善良的好人。

带着感慨走出孔庙,走進孔府(孔子子孙后代居住的地方),其中有一间是当年孔德成(孔子77代孙)结婚的地方,导游说:“孔德成的婚礼本来由蒋介石主持,后因西安事变,改由林森主持。”房间虽恢复了当年的原样,但已人走楼空,孔德成现居台湾。这又让我想起我刚上小学时,那正是大批孔子的年代,记得校园里、班级墙上,到处都是批孔的大字报、小字报,写满了“批林批孔”或“批林要批孔,斩草要除根”的标语、牌匾,丑化孔子的漫画贴的满世界都是。记得印象很深的是一幅画着工农兵都伸出大大的夸张的拳头,砸在画的不如一个拳头大的孔子身上,说他是开历史倒车的复辟狂,批判他的克己复礼,戏骂他为孔老二……。

唉!站在孔子墓前,当年参与的人是否感到内疚?是否有种负罪感呢?这罪恶的根源来自于哪呢?中共执政以来,大批中国五千年来令世界人敬仰的辉煌灿烂的中国传统文化,古玩字画被大量毁掉,连每个家族的家谱都被当作“四旧”烧毁,令许多今天的中国人不知自己的祖宗是谁。这是一场浩劫,是中国人的耻辱和悲哀。他不单单是批孔子,而是把几千年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正统文化、神传文化及较高的道德规范全部砸烂,至此,五千年的有神历史全部被否定,中国人的道德水准急剧下滑……没有任何心法约束的人,便可为所欲为,谎话连篇。从当年大跃進《人民日报》大肆宣扬亩产万斤,到今天的毒奶粉、毒大米,假货遍地,人的道德在沦丧。

走出孔林,在一条笔直的路上行進,雨过天晴,阳光格外灿烂,我想象着当年人们知礼、谦逊、平和那种道德盛世的氛围,心中很是温馨,很是愉悦!孔庙,是人们向往的地方,是人心灵的一个驿站,真的希望人的心灵在道德的高水准中常驻!今天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洪传,正是正统文化的回归,也是对人心道德良知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