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痛苦从何而来?

——从 “完美”止痛药的负面效果所想到的

周正

大概很少有人会把痛苦当成一件好事,然而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

(一)“完美”止痛药的负作用

2007年3月1日出版的《自然》杂志撰文讨论了这一问题。这篇题为“‘完美的’止痛药并不好”的文章中说,许多人患有背痛、关节炎、头痛等慢性疼痛,这在生活上与经济上都造成了一些影响。过去及最近的临床研究中开发出了一些止痛剂,有着显著的效果。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这些药物可能“好的过头”了。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人员指出,疼痛是一种保护的机制,能让人减少身体损伤等危害。比如说,疼痛能够让人意识到自己身体哪地方不正常了,从而采取措施。但如果一个人长期使用“过于完美的”止痛药,那么当身体异常时他可能根本就感受不到,更别说去寻求治疗了。这种后果是灾难性的,可能造成中风、心肌梗塞、肠梗阻等,造成终身的残疾瘫痪,甚至死亡。

不只是一般人,对运动员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止痛药可以减轻肌肉拉伤等造成的疼痛,但如果人因此而感受不到疼痛,在進一步的训练中所承受的负荷可能会延迟拉伤的恢复,甚至导致新的损伤。

(二)当人感受不到痛苦时

早在2006年12月14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一篇论文中,研究人员报导了对一些儿童的观察。这些儿童来自于巴基斯坦,由于先天性的基因缺陷,所以他们丧失了痛觉,但其它感觉正常。

研究发现,这6个儿童由于感觉不到自己咬自己的疼痛,结果他们的嘴唇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一些需要做整形手术,还有两个甚至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舌头。他们多数都经历过骨折或骨头感染,而这些只有在他们跛着脚走或一肢不能运动之后才会被发现。其中有些儿童也曾被滚烫的水或水蒸汽烫伤过,或者坐在电暖炉旁被灼伤。

对这6名年龄6到14岁不等的儿童進一步的研究发现,除了痛觉外,他们神经系统的其他功能皆为正常,比如,他们有触觉,能感觉到冷暖、发痒和压力。

(三)给我们的启示

这样看来,痛苦未必是一件坏事。因为它能让我们意识到自己身体哪个地方不对头了,从而采取措施去治疗或补救。

老子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看来是很有道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一个人行善事会给他人带来方便,做恶事会给他人带来痛苦。按照天理的话,这些都得偿还。所以佛家认为人生中的痛苦是有原因的,是在还过去的业债。

正因为这样,与其逃避,不如堂堂正正的面对现实,实实在在的待人处世;带着善心,与人与已都无愧。

否则,如果不顾他人、一意孤行,就会酿成苦果。史载,南北朝时代的宇文邕(公元543-578)做了北周武帝之后,禁止佛法的传播和信仰。到了隋朝隋文帝开皇十一年(公元598年),有个叫赵文昌的人,忽然暴死,但心头微温,家人停尸不敢入殓。赵文昌到了地狱,见到北周武帝宇文邕,身上带着三重钳锁,非常沉痛惨苦的问他:“你还认识我吗?”赵文昌回答:“我当年是您的侍卫官,日夜侍卫着您。”武帝说:“你既然是我的旧臣,你是暂时到此,不久即可回去。你回去后,替我对隋文帝说:我原先的各种罪过都快要偿还清了,只有锄灭佛法这条罪恶,实在深重,偿还不尽,至今未可赦免。希望隋文帝为我做一些功德,我借此福佑,方可得离地狱。”赵文昌答应照办,继续往前边走。见到一个大粪坑,里面泡着一个人。赵文昌问身边带领他的人:“这人是谁?”那人回答: “他是秦朝大将军白起,罪孽还没有受完呢!”(注:白起曾杀投降赵军40万。)后来,赵文昌就复活了。他把北周武帝的境况和请求,上奏给隋文帝。隋文帝下令,教天下百姓广行善事,为北周武帝做功德,还命史官把这件事写入隋朝的国史。

这个故事,对今天的人也是很有启发意义的。也就是说,自己将来的命运,与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很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