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农历新年到 千家万户难团圆(二)(三)

【明慧网2005年2月5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又逢农历新年,阖家团聚,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刻。

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今年是第六个农历新年了。这六个新年对于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来说,是在泪水中追思被无辜夺走生命的亲人的时刻,也是牵挂正在无辜遭受迫害的亲人的时刻。过年,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而言,已经没有了温暖、欢乐和团聚的内涵。

恐怖迫害使无数家庭被摧残得支离破碎,许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亲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亲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着的人承受着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许多家庭中亲人无辜被关押、劳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有许多家庭中的亲人为了抵制非法抓捕、骚扰和迫害,有家不能回;还有许多家庭的亲人,因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无理拒之国门之外,无法回国尽一份家庭成员的义务,亲人间只能隔洋遥寄对亲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破坏了无数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让我们仅以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团恐怖迫害中的真实经历,来看一看在中共“歌舞升平的欢宴”和“人权最好时期”的背后,真实的人民生活状态究竟是什么样子。

(二)

二、蒙受幼年丧父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之巨痛

人生的巨大痛苦莫过于幼年丧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在五年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一幕幕人间悲剧发生在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里。

从1999年7月至今,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1300多名法轮功学员中,他们的平均年龄为45岁,绝大多数身后留下未成年子女、风烛残年的父母。失去亲人后的家属们在艰难的支撑着被摧残得支离破碎的家;还有的家庭夫妻双双被迫害致死,或一方被杀害而另一方还在非法关押中或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年幼的孩子、年迈的老人境况悲切,令人堪忧。阖家团圆、天伦之乐对这些法轮功学员们的家庭而言已成为遥远的过去。

* 杨家小兄弟:快过年了,好希望爸爸、妈妈回来!

李淑花(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

一年多前,吉林榆树市10岁和11岁的小兄弟杨凯和杨航失去了慈爱的母亲。母亲李淑花仅仅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2003年10月9日被榆树市公安活活打死,年仅32岁;父亲杨占久被非法判刑7年,目前仍被关在吉林省四平石铃子监狱。小兄弟对大纪元新闻网记者说:快过年了,好希望爸爸、妈妈回来!

杨凯和杨航现在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生活十分艰难。孩子的外婆说,现在东北已经很冷了,若不是当地功友送给他们御寒的衣物,两个孩子根本无法上学。前几天女婿杨占久也从监狱里捎信给孩子,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做个好孩子,不要为他担心。

快过年了,好希望爸爸、妈妈回来!如同天下所有的孩子一样,盼望和妈妈、爸爸在一起,是孩子们心里最纯真的本愿。对法轮功的迫害,残忍的夺走了孩子们的父母,这场迫害的邪恶性质不是昭然若揭吗?

* 四岁的融融已几经生死离别

融融99年11月出生时,她的爸爸不在跟前。10月底,爸爸因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一回青岛就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来。

融融的爸爸邹松涛是一个学业优秀、为人谦和的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后来又在山东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读研究生,于1999年获硕士学位。99年7.20以后,邹松涛多次被非法关押,曾被青岛市台西派出所所长巩国全铐在铁椅子上,用鞋底抽打头面部,致使头部肿大几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20多分钟。 2000年7月邹松涛被骗至青岛市公安局,随即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劳教所。9月底被转送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4个月后的11月3日上午,王村劳教所警察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他,当日邹松涛坠下楼来,死时年仅28岁。当时融融才十一个月。

融融

融融的父母邹松涛、张云鹤

融融的妈妈叫张云鹤,原在青岛德瑞皮化公司(德国独资)任主管会计,工作出色,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公司在各方重压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张云鹤因为发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发现,被迫流离在外。很久没有她的音讯,后来听说她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但至今家人没有她的消息。

小融融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为命。不久,年已6旬的外婆,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年8月也黯然离开了人世。

爸爸、妈妈、外婆,融融身边接连失去了三个最爱她的人。当融融思念亲人时,四岁的孩子会垫着凳子,趴在桌子上去亲一亲爸爸的骨灰盒。

* 一岁半就和妈妈诀别的小黄颖

小黄颖(乳名: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妈妈罗织湘被广州市天河区610歹徒迫害致死

妈妈罗织湘和爸爸黄国华

照片上的小女孩黄颖 (乳名:开心),2001年5月18日出生,一岁半时就被夺走了妈妈。

妈妈罗织湘,原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2002年11月22日被广州市天河区“610”及兴华街派出所劫持去黄埔戒毒所强制洗脑。她绝食抗议迫害,后被送去天河中医院,12月4日含冤离开人世,年仅29岁,死时怀有三个月身孕。

开心无法和爸爸在一起,爸爸黄国华因坚持讲法轮功真象,遭到当局非法监视和关押,被迫逃离家,目前逃亡到了泰国。

现在,开心住山东省临朐县五井镇茹家庄村(新村12号),一间昏暗将要倒塌的土坯房内,与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爷爷奶奶艰难度日。

开心在外婆面前从不透漏妈妈去世的消息。 开心说“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外婆一家都不让外婆知道女儿已去世,外婆身体不好,家人怕外婆承受不了。)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妈妈在哪?”开心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

一次在一大法弟子家的客厅里看到《羊城小故事》真象小册子里“广州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中的妈妈照片时,开心会说这是妈妈。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而后又蹦蹦跳跳的自己玩去了。大人们以为她还不懂事,庆幸她还未受太大伤害。但是,在大人们都进了房间后,开心一个人又重新拿起小册子望着妈妈的照片偷偷的流泪……

* 山东潍坊15岁女孩母亲被残杀 父亲遭冤狱 亲人们被非法关押

照片上的女孩叫纪亚娃,今年15岁,是山东潍坊市的一名初中学生。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童年。照片上幼年的她在妈妈的怀里与妈妈一起欢笑着,当时是爸爸手举照相机给他们拍的照片。

纪亚娃的爸爸是1994年修炼大法的,那时亚娃还小。亚娃的爸爸得了乙肝,整天痛苦的上不了班,三十多岁的年纪就到处疗养,吃药,家里的事都妈妈一人干,妈妈也没了欢笑。亚娃的爸爸修炼后,就象是换了个人,妈妈看大法这么神奇,也修炼了。亚娃说:妈妈自从修炼后,再没有对亚娃发过火。

欢乐的少女本应有着花一样美好的岁月,然而,1999年7月20日,打破了无数幸福家庭的欢乐、安详;也打碎了无数童年的纯真、美好。

娄爱卿

妈妈娄爱卿,于2000年12月24日被迫害致死,当时亚娃才11岁。

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纪亚娃爸爸被非法劳教;姥姥范福美,67岁,2000年因去北京为法轮功冤案上访,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小姨娄红梅和姨父李天民至今被非法关押,受尽折磨。

这场持续五年多对法轮功修炼人的灭绝性迫害,有多少孩子失去了父母目前还是个未知数。自明慧编辑部2004年9月15日发出《关于收集孤儿资料的通知》至今,已有100多位遗孤的详细资料突破中共严密封锁,汇总到明慧网,其中有襁褓中的婴儿、学前儿童,也有小学生和青少年。这些无辜的孩子,因为父母坚持信仰真、善、忍遭受迫害而被夺走了童年的幸福。

白发送黑发,法轮功学员年迈的父母们,在残酷的迫害中失去了子女,在思念的痛苦中煎熬。

*长子被虐杀 次子遭酷刑 白发老母亲欲诉无门

白晓钧

吉林省长春市大法弟子白晓钧,男,35岁。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哲学硕士。自从99年7.20后因坚修大法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因依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2002年1月在超期关押了7个月之后,因不放弃修炼,被强行送往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后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关押。因拒绝洗脑,在全身长疥疮、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被警察指使犯人用盐水浇。白晓钧于2003年7月18日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白晓钧之弟白少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因坚修大法多次被非法关押。2003年3月,白少华再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受到种种酷刑折磨。

他们的母亲已经70多岁,中国自古云:人到七十古来稀。这样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失去了大儿子,二儿子也生离死别,在强权暴政的压迫下,欲诉无门、欲靠无人、欲哭无泪。

* 电视插播先驱者刘成军被虐杀 父母承受致命打击

刘成军

为了把真象告诉那些被天安门自焚伪案欺骗的人们,32岁的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弟子刘成军和同修在长春插播了电视真象片《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遭到谎言中共江氏集团疯狂报复。

被非法抓捕后,被用碗口粗的木棍往死里打;在狱中被绑在“老虎凳”五十二天,后又用手铐铐在“死人床”上,腿被打成残疾,不能正常行走。在遭受一年零九个月酷刑折磨后,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含冤去世,死不瞑目,遗体被强行火化。儿子被残酷虐杀,父母遭致命打击,老父亲当即喉咙处鼓起一个大泡,把喉咙挡住,呼吸困难;母亲哭得几次昏厥。

*黄曌的老母亲手捧遗像上街哭诉冤情

黄曌

黄曌,1972年出生,武汉市硚口区粮食局职工,家住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汉中街上闸社区。

2004年4月19日,在武汉市硚口区街头,几位年迈的老人手举着被迫害致死的年轻的大法弟子黄曌的遗像在街头向围观的群众哭诉着:她是被硚口公安打死的,因为她修炼法轮功。黄曌的老母亲撕心裂肺地仰望苍天哭喊道:我问苍天,我问大地,我的女儿是怎么死的!在黄曌被害死以后,公安企图掩盖事实和栽赃,居委会出三万元救济费,希望家属封口。黄母哭着说:“我要对大家讲,我要对大家讲,我女儿是被打死的,我女儿是冤枉的。”

* 邵慧两年前被杀害 公安至今对家属隐瞒

吉林省桦甸市邵慧因炼法轮功2000年12月被判三年劳教,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酷刑折磨。2002年3月底邵慧从劳教所逃出后,当局派出大量人力搜捕。2002年8月邵慧被吉林市公安局跟踪,当晚在租房内被迫害致死。公安至今没有通知家属 ,邵慧年老多病的父母仍在苦等孩子的归来。

邵慧一家三口(2002年8月,邵慧被吉林市公安迫害致死)

邵慧的妻子穆萍同样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劳教,生命垂危时于2003年10月以所外就医名义放回。为了查清丈夫的情况,身体虚弱的穆萍四处申诉,目前生活十分艰难。

* 潘建军的母亲因失爱子悲愤离世 父亲瘫痪

大法弟子潘建军,男,33岁,湖南省沅陵县马底驿乡方子垭村人,毕业于师范大学,于2004年1月23日,在常德市所属津市监狱的攸县网林园艺场七监区被迫害致死。

潘建军遇害后,父亲受打击脑溢血瘫痪,母亲悲愤撒手人寰,凄惨至极。潘家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潘建军的两个弟弟务农,姐姐因看护瘫痪的父亲,也无法外出打工。

* 噩耗使蒙潇的父亲瘫痪 母亲神志不清

大法弟子蒙潇,37岁,成都钢铁厂职工、工段长,在经受了严刑逼供、强制灌食、捆绑、被注射大剂量有毒药物等种种迫害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于2004年1月8-12日期间在成都金堂县被迫害致死,布满伤痕的遗体没有通知家属就被马上火化了。噩耗传来,蒙潇父亲瘫痪在床、母亲已神智不清。

* 失子之痛使陈承勇的老父亲含悲离世

被广东当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陈承勇的父亲,原本是一位花去重金都医治无效被中西医判了死刑的尿毒症垂危病人,修炼法轮功后他的病神奇的不治自愈了。但在灭绝人性的虐杀中,老人无法承受爱子被残杀、爱女被非法判刑的巨大打击,含着悲冤离开人世。

右一和左一分别为陈承勇父子

…………

谁没有妻子儿女、父母和兄弟姐妹?这场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已经制造了无数的悲剧,而且悲剧还在不断发生。难道我们能容忍吗?

(三)

三、中共和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大耍流氓

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及其追随者调动所有国家舆论工具对法轮功进行造谣栽赃,为非法镇压编造依据。五年多来,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从来不讲法律,取而代之的是江泽民的“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中共和江集团不仅对法轮功学员,对他们的家属亲人也肆无忌惮的大耍流氓。

* 辽宁鞍山市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吴玉琴,活活打死其丈夫

2004年11月3日凌晨1点钟左右,鞍山市公安局千山分局出动五辆警车,以千山分局政保科科长张成国为首的几名恶警,闯进鞍钢眼前山铁矿职工住宅区法轮功学员金英、吴玉琴两家强行抄家,并把他们绑架到千山分局。

11月7日,吴玉琴的丈夫孙友林(不是法轮功学员)去千山分局给妻子送棉衣,恶警不肯告诉他妻子关押在那儿。他就到鞍山市第一拘留所和第二拘留所分别去找,没有找到吴玉琴。孙友林只得回到千山分局,与故意刁难的恶警争执起来。在政保科张国成的唆使下,多名恶警用凶器对孙友林进行围殴,孙脑后被打出个窟窿,满身是电棍烧伤的痕迹,人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

恶警为掩人耳目用救护车把已经死去的孙友林送到市中心医院,大夫看已死亡多时,没有抢救。恶警让医院出自杀死亡证明,医院不给出。

打死人后,千山分局派人连续三天在吴玉琴家做思想工作,声明其丈夫之死与千山分局无关,后又告诉家人如不上告,千山分局定赔偿八万元,并威胁吴玉琴说:你的事没算完。

* 为掩盖杀人罪行 公安残忍骗来孩子作尸解证明人

大法弟子刘秋生,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人。2002年2月2日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把刘秋生捆绑着打了一个多小时,一直把人打的昏死过去才罢手。后听在押人员证明说,刘秋生以后又被毒打过多次,曾被绑在刑具死人床上暴力灌食。

从2月2日至22日,仅二十天,身体强壮的44岁中年汉子就被活活折磨死了。事发后,寇文通等为了掩盖犯罪事实,没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和母亲,而是越过她们家门口,找到了村支书,合伙把刘秋生未成年的儿子刘东(当时不满17岁)从打工的厂子骗去作他父亲的解剖证明人。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看到父亲被折磨致死,已经无法承受,再加上解剖,孩子从没见过这种残酷的场面,吓坏了。尸体解剖完后,才通知刘秋生的妻子。刘妻到那一看,刘秋生已被搞得血肉模糊,耳朵、脸部、嘴唇、右肩、右胸呈黑紫色。可公安局的验尸报告却说“查无外伤,死于脂肪性心脏病。”

由于亲眼目睹刘秋生伤痕累累,刘妻坚持要自己请法医鉴定,不但不允许,而且要马上强行火化。刘家孤儿寡母用全力反抗也无济于事。寇文通等恶人利用手中的权力,调来了100多人,由公安局长指挥,把刘秋生家人分别围住,五、六个人制一个,把她们母子按倒在地,用脚踩住头、捂住嘴,不让说、不让喊,更不让动。当时揪住刘东的警察正是那个冒充法医的人。公安用卑鄙下流的手段总算把刘秋生强行火化了,便松了口气,以为死无对证,竟叫嚣说:“你们去告吧,随便!”

* 大法弟子高凤被残杀 遗体遭强行火化 丈夫被威胁作栽赃伪证

黑龙江省五常市兴盛乡大法弟子高凤(原名高秀凤),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局迫害,2001年年初被迫流离失所。三个月后,5月9日回家想帮家里干点农活,5月12日被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战志刚一伙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在五常市行政拘留所。高凤绝食抗议非法关押。7天后,5月19日,高凤在五常市人民医院被强行暴力灌食时,被插肺管导致死亡。

事发后当地公安要强行火化遗体,家属拒绝签字,要求验尸。这时五常公安局副局长陈树森竟公开叫嚣道:“你不签字就不火化了?不签字照样火化,全国这样的事多了。”他不但把高凤遗体强行火化,还当场命令5、6个恶警五花大绑、连踢带打的把大法弟子孙强绑架送至长林子劳教所。

遗体被强行火化后,五常公安副局长陈树森亲自找到高凤的丈夫武志强并威胁说:“你说你爱人是炼法轮功炼死的,给你6万元钱。”由于武志强不肯出卖良心,此阴谋才未能得逞。

* 黑暗的劳教所、教养院、监狱隐瞒罪恶,故意害命

几年来,中国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劳教所、教养院、监狱也出现了为隐瞒残害大法弟子的罪恶,而故意害命的案例。许多学员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恶警折磨得生命垂危,劳教所、监狱不通知家属,或给予必要的抢救医治,直到大法弟子死时才通知家属;或是人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通知家属接人。

一边是目无法纪却有政府撑腰的恶警们,一边是被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亲人,可怜的家属只能强忍悲愤把生命垂危的亲人接回家,不少人当时已人事不省,回家后不久就去世了。

* 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白沙镇大法弟子李国顺,男,27岁,1998年毕业于龙岩工业学校。2004年8月23日因散发法轮功真象材料被恶警绑架,被送入龙岩看守所非法关押。李国顺为抵制迫害进行绝食抗议。绝食15天后看守所才将李国顺转入闽西监狱医院,在闽西监狱医院拖延达25天之久。李国顺绝食抗争40天后,于10月3日转入龙岩市第二医院抢救,10天后即10月14日李国顺含冤而逝。在李国顺绝食期间,李国顺母亲曾两次要求保外就医,均遭拒绝。

* 辽宁省黑山县大法弟子张海燕修炼法轮功不久400度的近视与弯曲的右腿都恢复正常,身心受益匪浅。1999年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她没有被吓倒,坚持修炼。因此被非法关押。由于她不肯放弃修炼,被施以吊铐、绳子捆绑、毒打等酷刑。近两年的非人折磨,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2003年2月份,家人去看她时,她头被包扎着,手肿得很厉害,而且已经不知和家里人说话,即使这样劳教所也没把她放回。一个月后(2003年3月21日),马三家劳教所才通知家属接人,这时张海燕已经被迫害的完全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2004年1月张海燕含冤去世。年仅12岁的儿子失去母亲时悲痛万分的哭喊着:“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 王芳,女,家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海林市。王芳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被看守所的副所长用拖鞋打嘴,在海林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单成强问她还炼不炼功了,王芳说在这不能炼回家炼,就被戴上“手捧子”(是一种类似手铐的刑具,被戴上后两手更不能活动,长时间戴后两手肿胀,会把手弄残。此刑具据说只在中国的看守所里,最黑暗的地方才有。)九天九夜不让吃饭、抽打脚心等各种酷刑折磨。王芳后来又给弄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女子监狱迫害,继续遭受各种非人的酷刑迫害。最后被迫害成皮包骨了才放,回家不到两个月,于2004年9月24日早上3点去世。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死亡案例是因中国劳教所、教养院、监狱为隐瞒罪恶,故意害命所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