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插播之我见

文/慢吞吞

【明慧网】看了江政府给法轮功定性升级的宣战,又看了法轮功称赞在电视上插播真相为正义之举的论述,我想发表几句个人的看法。

电视插播影响大,是给老百姓办好事。可卫星插播这个事可能不那么简单。江政府给法轮功造谣是造出了名的,这一次也不会实话实说,那是一定的。那他们为什么要扯卫星插播的事呢?依我之见,可能有几部分因素组成:

其一、压力所迫。多半是近来法轮功电视插播技术有长进,不但有线电视插播技术已经普及,而且有了卫星插播技术的尝试,有了相当的成功率,使得这种内部新闻在国内屡禁不止,不胫而走。

江泽民、罗干、李岚清、薄一波那一伙再恨不得把法轮功赶尽杀绝,架不住底下谁又能那么持之以恒地真替他们卖力抓人啊。既然已经纸里包不住火,那也只好拿出来说了。以前搞过的那个自焚啊、炭疽信啊什么的,几个人就能演一台戏,你们不唱我们自己唱,只要能让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国家都仇恨法轮功就行。当然了,要说就不能说真话,要不然就等于被法轮功转化了。来个真真假假,电视插播的事可以说,但是,时间啊、方式啊、播放长度、设备价值啊、操作方式啊,等等,这些零件和佐料要特购、单配。他们不相信全世界政府和人民都是火眼金睛。

其二、老百姓学聪明了,法轮功给放电视咱就看,闷声看,不举报,不张扬。使得暴力打击不赶趟。

江泽民不是在骂香港记者时说什么要“闷声发大财”吗?如今贪官污吏当道,安分守己的老百姓发不了财,饱个眼福、看回西洋景还不行吗?何况是人家送上门来的。

老百姓这种不合作的态度,让江罗李薄一伙的赶尽杀绝政策很被动,咽不下这口气,那就故伎重演搞阴谋。搞阴谋是江泽民拿手的,7月5日我在网上看到有首名叫《丑角》的诗,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是个预言:“三脚蟾蜍现世丑,十恶俱全尽阴谋”。既然是“尽阴谋”,那这有关“鑫诺一号卫星”的中国官方报导还只是系列阴谋之一?

其三、卫星插播影响太大,如果能造点国际舆论,让法轮功不敢再插播了,那国内的消息封锁和愚民政策还能多维持一段时间。

归根到底还是老跟法轮功过不去。

世界上都知道长春法轮功利用有线电视播放真相纪录片的事件,其实多半还有很多没报出来的,因为法轮功想取得更广泛的实播成功,江泽民的手下想掩盖自己的“效忠不力”。法轮功网站说:“法轮功利用卫星插播真相,实际是把天下公器还给了公众,把被独裁者剥夺的知情权还给了人民,所作所为不仅仅是维护自己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其实他们在维护自己的言论和信仰权利的同时,也维护了所有中国人民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也就是维护了承认这些权利的中国宪法和国际公约。”

从这些话中,谁都能看出来法轮功还会再接再厉,迫害一天不停止他们一天不会安心回家种地。可江泽民最怕事实真相曝光,最怕老百姓知道天下事,法轮功一味地“讲清真相”,而且规模越来越大,花样越来越多,江泽民不急谁急?薄一波?罗干?还是都急?新华网关于鑫诺一号卫星的那篇定调报导就是干这个用的——图谋阻止法轮功继续采取同类方法讲真相。

其四、利用法律给境外法轮功制造困境

今年年初一位朋友告诉我,说中国驻外使领馆的所有二把手都被召回国开了个特别会议。这些“二把手们”回来时都带了两个任务:一个是要在海外加强对境外法轮功的渗透,二一个是要利用法律给境外法轮功制造困境。大概是这么个措词吧。这不,香港阻街诬陷案还没落幕,鑫诺一号卫星的报导又登场了,还特别点名说是“海外法轮功”干的。国内宣传部门的人说,虽然还没有证据,但一定要把矛头直接指向海外法轮功,先定案后生产证据是党的传统,因为现任党主席——

其五、想找个理由搞垮香港法轮功、去掉一国两制带来的一块主要心病

据香港[明报]星期三(7月10日)报道,在中国鑫诺通讯卫星遭到法轮功信号干扰的事件发生后,香港已经成为内地公安机构追查干扰源的重要目标地区,香港警方也协助参加调查。

纽约的明报谁是大股东,海外很多人都心知肚明,香港明报的背景怎么样呢?谁知道请顺便公布一下。

还有,香港警察能上法庭诬告在中联办门口和平静坐的法轮功,还有按江泽民一个人的心思用黑名单阻止法轮功学员入境和平抗议的纪录,这些警察配合大陆“调查”所谓干扰卫星发射一事,还不是按“上边”的意思,尽往什么教上靠?要不,立法哪有足够的借口?怎么蛊惑住人心?

大家都看到了,新华网七月八日发表头版文章拿出反右和文革的手段,给法轮功戴上不“文明”、“非法”、违反“国际公约”、“恐怖主义”好几个大帽子,这两天又一口咬定香港如何如何。其实新华那边的有些人记性真不好,这么快就忘了炭疽病那档子谣言很快就被揭穿的事了?那时候就想给戴“恐怖主义”这顶帽的,结果没戴上,还让自己颜面扫地。这次有关“恐怖主义”和“非法”的指控,真能在海外资本主义国家让海外法轮功陷入困境吗?新华口儿的人恐怕自己心里也没底。海外社会最讲言论自由,海外法轮功最讲“揭露邪恶”、“讲清真相”。那结果究竟会如何?我慢吞吞不妨等等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