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品如人品

 

文/智真

陸遊,字務觀,號放翁,南宋時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我國歷史上傑出的詩人、詞人。在他的一生和他九千多首詩詞中,始終貫穿著報國之志、憂國憂民和“氣吞殘虜”的精神,從而形成了他詩歌創作的顯著特色,奠定了他在詩壇上的崇高地位,深深的鼓舞和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陸遊出生於書香世家,其家庭教養和家學淵源對其“保國安民”思想的培養造就起了極大的作用。其祖父陸佃官至尚書左丞,淳厚剛直,善積陰德;其父陸宰官至朝請大夫,博學多識,正義敢言。陸遊從小就喜讀經史,他在詩中寫道:“我生學語即耽書”、“少小喜讀書,經夜守短檠”。時值金兵入侵,國土淪陷,民不聊生,陸遊學文兼學武,定下了“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軍書”的報國之志。他參加禮部考試,名列第一,因“喜論恢復”竟被奸賊秦檜除名。宋孝宗即位後,賜他進士出身。他一生堅持抗金,雖屢遭貶謫,但收復失地的信念始終不渝。他寫了《渭南文集》、《劍南詩稿》等大量詩文,表達了自己的理想,寄託了自己對國家前途命運的深切憂慮和對百姓的同情。

志在報國。陸遊立志“掃胡塵”、“清中原”,他以“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的諸葛亮為楷模,堅定收復中原的意志,他寫道“天地神靈扶廟社,京華父老望和鑾。出師一表通古今,夜半挑燈更細看”(《病起書懷》)、“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書憤》);他歌頌岳飛等愛國將領,抨擊秦檜的賣國行徑和朝廷的腐敗,寫道:“公卿有黨排宗澤,帷幄無人用岳飛”、“劇盜曾從宗父命,遺民猶望岳家軍”,他含淚書寫岳飛的《滿江紅》,渴望像岳飛那樣到前沿去抗擊金兵,“樓船夜雪瓜洲渡,鐵馬秋風大散關”。

憂國憂民。陸遊入蜀抗金時,他身先士卒、愛民如子,率領的部隊所向披靡,“昔者戍南鄭,秦山鬱蒼蒼,鐵衣臥枕戈,睡覺身滿霜”、“飛霜掠面寒壓指,一寸丹心唯報國”,這些詩句,金戈鐵馬,鏗鏘有聲,是其長期軍旅生活的真實寫照。但因朝廷腐敗,苟安求和,陸遊被削職還鄉。他不為個人的際遇而憂慮,而是牽掛著淪陷區的百姓,他望著家鄉的徐瓶山,想到淪陷區的華山,望著鏡湖水,想到淪陷區的黃河,寫道:“三萬里河東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遺民淚盡胡塵裡,南望王師又一年”,描寫了淪於金人的河山和淪陷區的百姓對宋朝軍隊收復失地的期盼。詩人即使在夢中也不忘捍衛邊疆:“僵臥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十一月四日風大作》),念念不忘的是“但悲不見九州同”和期盼“北定中原日”,他想像著抗金取得勝利的那一天:“三軍甲馬不知數,但見動地銀山來”。

善政安民。陸遊一生,多次出仕,不管職位高低,始終關心民間疾苦,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如他任嚴州知府時,據史載,其“寬期會,簡追胥,戒興作,節燕遊”,勤政愛民。他在詩中寫道:“朝先鳴雞興,夕殿棲鴉還,符檄積幾案,寢飯於其間……”、“民租屢減追胥少,吏責全輕法令寬”,他看到百姓安居樂業,欣然寫道:“自我來嚴州,實無負窮嫠”(《詩稿》)。他多次上書朝廷主張衛國、保民,對內實行輕徭薄賦,休養生息,對外抗金驅虜,恢復中原。他晚年歸鄉後,“身雜老農間”,為百姓施醫送藥,深受百姓的擁護和愛戴。

詠神州大地山川之美。陸遊在《思故鄉》中寫道:“千金不須買畫圖,聽我長歌歌鑑湖”,描繪出田園鄉村的淳樸風光;他在《夏日六言》中寫道:“溪漲清風拂面,月落繁星滿天。數只船橫浦口,一聲笛起山前”,近觀遠眺,景色喜人,令人讀來別有韻味。他的詩中也蘊含著對社會人生的理性思考,如他在《遊山西村》中寫道:“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寫景中蘊含著豐富的哲理啟示,描述了在山水迂迴曲折、撲朔迷離之中,出路何在?但是,如果鍥而不捨,繼續前行,忽然間會豁然開朗而發現一個前所未見的充滿光明與希望的嶄新境界。

詠梅之高潔。陸遊一生愛梅、詠梅、以梅自勉。他稱讚梅是“花中氣節最高堅”的,體現了中國傳統文人的高標獨立的心靈境界──那深蘊其中的梅品。梅花,不畏嚴寒,不懼冰雪,獨佔寒冬,香溢早春,陸遊寫道“閱盡千葩百卉春,此花風味獨清真”(《園中賞梅》),他讚梅的風骨:“幽香淡淡影疏疏,雪虐風饕只自如” (《雪中尋梅》)、“凌厲冰霜節愈堅”(《射的山觀梅》);他讚梅的纖塵不染:“子欲作梅詩,當造幽絕境。筆端有纖塵,正恐梅未肯”(《梅花絕句》),即要作梅詩,須得恭恭敬敬,即使筆端有一點塵埃,也怕梅花不能允許。詩人托梅言志,梅的品格也是詩人之品格、精神的寫照。

陸遊提倡為文與為人的統一,他學習儒、道經書,後來又研習佛典,其作品中融貫了文人的品性修養、博愛意識和社會責任感,關注現實,關注未來。其為文意在筆先,力透紙背,精練自然,“無語不天成”,他寫道“汝果欲學詩,功夫在詩外”、“君子之有文也,如日月之明,金石之聲,……必有是實,乃有是文”。文品如人品,只有憂國憂民的人才能寫出千古流芳的文字,文品之淵源在於道德學養之純正,詩文必承載至道,才能達到最佳的弘道效果。做人要高標立世,在任何環境中意志超然,不與黑暗勢力同流合污,維護天理、正義和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