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歸大法 回眸修煉之路

 

文/大陸大法弟子

修煉是嚴肅的,回顧這十年來,我不禁感慨落淚,我深深體悟到師父對弟子的洪大慈悲。我是一九九九年元月得法的,得法之前,皈 依過佛門,練過其它功;得法之後,有波折,能走到今天,全是師父的慈悲苦度。我今天回眸自己的修煉之路,旨在不忘師父佛恩,證實大法的輝煌,也鞭策自己走 好最後的路。

一、朦朧童心,向著佛門

我一生出來就被抱給姑媽,我也說不清是什麼理由,我的童年就是在鄉下姑媽家長大, 我記得很小時,有一天我跑到井邊玩水,玩著玩著,撲通一個跟頭栽□水井,當時我很小,就知道不遠有個犁田的農夫,是他救了我。隨後我姑姑趕到,想感謝 那個犁田的老人,但不見了,後來村裡人猜說,是觀音菩薩救了我。這樣我在姑媽家一直長到六歲,我媽就把我接回讀書了。

我慢慢懂事了,記得十 二歲那年,我爸他們單位包車去南岳旅遊,帶了我和姐兩個人。當到祝融峰正殿時,我亂蹦亂跳東張西望,一不小心過門檻一絆,就拜在佛像面前,當時我爸說我這 麼不小心,快給佛祖謝罪,接著我爸他們上了香,求菩薩保佑。不知為什麼?就從那起我就心裡想著一事,我從小身體虛弱,我要是能當個尼姑就好。

十歲時,我媽做主把我嫁現在這個丈夫,結婚後,生了一個小孩。可是奇怪,我還是想出家好些。有一天,爸說一個新開的庵堂要給菩薩開光,好多地方的和尚尼姑 都會來這裡。當時我聽到,和我姐說我們也去看熱鬧去。當時我姐和我堂哥一起去了。我們幾個一直看完,燒香的人基本上快走完了,好多人說,這和尚很厲害的, 看什麼都準。這時我也只是好奇的想去看看這主持和尚,我來到樓上,在旁邊東瞅瞅,西看看的,突然傳來有個男的聲音在叫我,說施主請留步,到裡面來我和你說 說話。那時我以為聽錯了,沒理會,接著,又有個尼姑叫我說:施主我們主持叫你。我走□房間,主持就問我;你信不信佛,想不想當皈依弟子。我也不懂,就 問什麼是皈依弟子呢?有個尼姑說,你□來以後自然會懂的。我說好吧,當時在□行皈依儀式時,我堂哥和我二個姐,總共有十二余人,他們看我這麼年輕當皈依弟 子,就到主持那裡要求和尚和我一樣收他們當皈依弟子。

二、有緣得法,體悟殊勝

九七年元月份,那時候是氣功高潮,開始我學得很用功,也有些感應功能,也給人治了些病,但是每次治了病自己就不舒服。我學了一種功,用了一千多元,也沒什麼長□,沒意思,後來我就不練了,就這樣和氣功分手了。

來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個和我一起長大的朋友,她從外地回來看家,來我家玩,聊著聊著她就開始說起法輪功的事了。我知道她以前什麼都不信的,這次怎麼她也煉 功了呢?她還說你信佛教,現在佛教的和尚自己都難度了,還能度人嗎?說我練的氣功都是底層次的東西,要相信我,你煉法輪功吧!這功能夠使人昇華,治病有奇 效,說她丈夫得了肝癌,煉法輪功煉好了……我們聊了一下午,說的一席話,慢慢我心動了,我就問她你帶書回來嗎?她說帶了,明天拿來給我看。可是我是急性 子,心動就想行動,當時我就對她說:我這有個老人在煉,我晚上吃了飯我先去借來看看,就這樣她走時還送了我一個隨身帶的小法輪章。

晚上我就 去借了這本《轉法輪》書,當打開第一頁見到師父照片時,我心裡有說不出的激動。在家靜下心如飢似渴的看,當看到第三講時,我眼前出現一片亮光,書上的字一 個個,一排排,通亮透明,這書的神奇,在我眼前實實在在的呈現著。馬上叫在我身邊寫作業的女兒看,她說沒什麼啊!就是白紙黑字。說我看久了你眼花了。我想 可能也是吧!

我就當著是眼花了,休息了一下,接著又看,突然又出現了,好大好亮的,我就叫起來,快來看啊!不是我眼花啊!真的好大好亮的字啊!可是我女兒還是那麼說,我說不信就算了。就是為這個,我就一個晚上看完第一遍《轉法輪》。

清早我就跑到那老人家,請求她教我煉功。我開始走向集體煉功之路。大法帶來的美妙感受,使我學法煉功的信心倍增。

三、師尊苦度,奇遇高僧

一九九九年二零後,紅魔恐怖籠罩中華大地,大魔頭江澤民發動血腥迫害,製造謠言,我地修法輪功的人,好幾個功友被非法抓捕,環境受到嚴重破壞。

得一天清早我照常起來煉功打坐,突然響起急促的敲門聲,只好停下煉功,我開了門,前面那個高個子衝□我們家說;你是煉法輪功的嗎?我有點摸不著頭腦,就毫 不猶豫的直說,是啊!怎麼了?高個子說,怎麼了,政府不准煉,我是來抓你們這種人的。我就說,你憑什麼?有什麼根據要抓我!另兩個兇狠狠的說,名單上有你 的名。當時我也沒什麼怕的,我說有名就有名吧,煉法輪功沒有什麼錯,你們又何必這麼兇。他們說那你簽個名吧!以後不煉了就行,我說要是我不簽呢?不簽那就 跟我們走吧!就在我們說話時我丈夫就從另個房子出來,他們一見面,對我丈夫說,你老婆煉法輪功的,我們這次有任務幾天全都抓完這名單上的人。接著說你就要 你老婆簽個名吧,當時我也沒想,反正我也沒病沒痛的。就對他們說,不煉就不煉吧!你們都這麼兇巴巴的,我又沒做什麼壞事,法輪功這麼好!一邊說著一邊簽了 名。(當時的我由於法理上不明白,沒有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他們走後,我就把所有煉功的東西轉移到別的地方收藏了。從那時我就再也沒煉功了。

一停就整整的一年,身體一貫很好的我,這次大病降臨,我的肚子疼痛難忍,站、坐、走都是痛,沒辦法,我就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你病情複雜,內臟有問題,你 星期一來全面檢查一下,該動手術就動了。當時我也嚇著了,小時候我是打過不少針,很怕又打針吃藥了。我買著菜回家,邊走邊想怎辦呢?做人咋這麼難啊。

著想著,突然抬頭看到前面站著一個穿黃袈裟個子高大的和尚,雙手合十,對我說:施主,我瞅你臉色難看,一點精神都沒有,是不是身體欠安。我用迷惑不解的眼 神望著他。接著,他說你這裡有沒有熟人,找個地方我幫你看看。我就問了一句,你為什麼給我看,是不是要錢?他說還是看看吧,錢給不給隨便你,但是,我看你 這次病很重,我們是有緣,沒緣我們也碰不到,也不會給你看。我想想,那好吧!我就到一個熟人家裡坐下,我問怎麼治,他說你伸手掌給我看看,他說如果我看準 了病情,和你家中的事情,你要依我三件事。我就問,哪三件?看我能不能做得到。他就說你會做得到的,我們有緣,接著就說三件事,第一,我看準了你你就點 頭;第二,我在幫你發功時,不能大聲叫喊,受不了時就說一聲;第三,我貼上的東西回家不能撕。我說:這些我都答應。接著他說看我的手掌,手背,一件一件的 事,說得很準,像看到的一樣,後來接著他就給我發功了。發功時,我覺得體內、腰部、腹部都熱浪滾動,越來越熱,熱得燙死人,我就小聲的對他說,我受不了 了。他停下了,接著從他背著的香袋裡面摸出三張圓形的紙塊,每張上面都寫著黑色大的字,在我腰背成三角形三個部位貼上,說好了。我想這樣就好了,真 行。我當時沒什麼報答,就從身上拿了一百元錢,當作感謝吧!他雙手合十的說,謝謝!

旁觀人也都紛紛請求和尚看病,他卻連連擺手,說:下次有緣再說吧!中午了,我要去化緣了。說著走了。

家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發作了,痛得燙得要命,覺也睡不好,整個晚上就在床上滾來滾去,疼痛難忍,實在是承受不住了,就起來用手去撕,撕也撕不脫。我想這 是紙的,用水泡肯定會脫的。對,起來用水去沖洗吧,可越洗越緊。我想,紙的為什麼也泡不掉呢?這不是要我命嗎?怎辦,怎辦,這麼難受!我想還是藥,還是的原因呢?我沒看到,也沒辦法,在衛生間呆呆站著,淚流滿面在想,突然心一亮,我想起,我搬家時,我什麼沒拿,就拿了一本《轉法輪》和三本煉功帶過 來,還放在我床頭的盒子裡,我立即去床頭拿《轉法輪》打開書,看到師父的照片時,我哇哇的哭起來,我怕吵醒小孩和丈夫,就蒙在被子裡哭,哭夠了就看起書 來,一邊流著淚看著看著,突然背部有點不舒服,我就邊看邊用手去抓,(當時我忘了背上貼的東西)抓下來一看,啊呀!這不是我剛才要撕的嗎?怎麼自己掉下 了,我恍然大悟……

回想起來煉功半年不堅定的我,就那樣的放棄一年的修煉,真是愧對師尊的苦度。我禁不住淌下了一串串的淚水,師父的慈 悲,師父多麼的寬宏大量,還在操心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淚流滿面的在心底里發出了一個強烈的呼喊,我一定要再煉功,那時我站在師尊的像前,發誓的說,師 父我錯了,我從今以後,一定要做一個稱職的大法弟子,精□實修來報答師尊的苦度。我要珍惜,再也不誤這次萬古難逢的機緣了。

煉功不到三天的 我,口中吐污血,大小便出的是黑黑的血和血塊。這一切,我丈夫一一目睹,口中不說,他心裡肯定也會覺得神奇,可是他還是不准我煉,說有病你還是去看醫生, 我情願給你錢看病,就是不准煉。我不理他,等他出去了,我就煉。有一次,我正坐著煉靜功,他回來看到了,就跑來把我的錄放機,煉功帶搶走扔到地下,摔爛 了,那時我只是哭,心裡想著:師父啊,他就這樣干擾我,我不想別的,我只想要他受到點報應,早日覺醒。說來奇怪,下班點還沒到,他提前回家說,我腿好痛, 抬也痛,坐著也痛,走著也痛,中午是好好的,一下子腿這麼痛了,不得了,我腿會不會有大問題了。等他說完,我說,你不是腿痛,你今上午,我打坐煉功時,你 做了不該做的事,踢我打我,還扔了我的東西,這會報應的。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人,煉功時,師父都在看管我們,呵護著我們,如果你想腿好,相信我,以後我 煉功時你不要踢打我,扔我東西,我不要你在我面前表示什麼,你只要在心中這麼想就可以了,這樣我師父一定會幫你的,你的腿馬上會好的,你信不信,試試就知 道。第二天他沒說腿痛的事了,但事過幾天,他又忘了,那天上午我還在煉抱輪,他回家拿東西,又碰見了,這次沒踢我,就罵我,罵得很難聽,我就按上次一樣, 心中請師父幫忙,讓他喉痛。到中午回家,他果真說,我在辦公室沒回來拿東西時還好好的,回家一趟,還沒走到辦公室就喉痛起來了,咽口水都很痛,痛得受不 了,跑到單位醫務室吊了兩瓶水,都沒好,還是痛,說下午還得去吊兩瓶水才行。我們一家三口一邊吃飯一邊說,等他說完,我又一次對他說,你再信我一次,如果 我不管什麼時候煉功,你碰到,做到不打不罵,不踢我,就可以,和上次一樣,就在心裡這麼想著,保證下午你不用去吊水,回家我炒盤酸菜你都可以吃。我那天下 午真的炒了盤酸菜放桌子上,看他會不會吃,真的他吃了。我就笑著說,你喉嚨好了,心服了吧!記著以後我煉功看書不要罵我,打我了哦,到晚上,沒人時就對我 說,你煉吧!但一個條件不要出去搞什麼反革命活動。我說什麼叫反革命活動,我一個小小的家庭主婦。你給我帶上這麼高的帽子啊!那我不是成為個大人物了嗎? 再說我師尊是來度人的,都是江魔頭在帶著妒忌的心在搞鬼。我女兒在那邊做作業,聽到我說都笑出聲了。就這樣我就在家煉功寬鬆好多了。一切全是師尊對我的呵 護和對我丈夫的慈悲點化救度啊!

四、講真相,不負使命

我學法煉功的家庭環境寬鬆多了,可是由於怕心,丈夫不准 我外出講真相,發真相資料。丈夫要上班,下鄉,出差,我外出做什麼他無法知曉。我外出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幾乎想做就能做,一做就能做好,如果是到街道, 附近郊外發真相資料,早餐後我挎個背包(包裡裝滿了真相資料,護身符)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不拘一格救世人,到十一點左右,我就提著菜回家,接著趕 做中午飯,都是熱飯熱菜,不誤餐時,一切正常運作,我在丈夫的心中,他認為我還是遵規守矩的,現在,在親朋好友面前說我脾氣和結婚的那時好像是兩個人一 樣,溫柔多了。

有時候真相資料多,要下鄉,我就以走親戚為名或趁他下鄉出差之機,集中發,我身挎著背包,有時裝上幾十本,有時幾百本真相小冊子,到幾十里或幾百里以外發放,雖然很苦,很累,但是心裡甜滋滋的。

著正法□程的推□,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地資料點相繼遭到破壞,我就迎難而上,建立個家庭資料點。當然在家做真相資料,對我來說這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我想 著思考著能和丈夫說嗎?說了會不會有影響?如果真是說了,他肯定不會同意的,所以我還是選擇了不說為好。我對自己約法三章:一、要保持強大的正念,請 師父呵護;二、要高效率,快節奏,以一當十;三、要懷大志而拘小節,即心正念正,又不忽視常人層次安全手段。丈夫在家我就多學法,煉功,陪他聊天,他 上班,外出,我就抓緊時間做真相資料,這樣家庭呈現著和諧平靜的氛圍。當然在另外空間,卻不是平靜的,正邪較量是驚心動魄的,所以做起來,沒有那麼一帆風 順的。

我只懂些一般的打印常識,很多技術不懂,東西打多了,免不了機子出問題,以前我機子出問題時總是有個依賴性,有同修幫查幫修,懂技術 的同修被綁架以後,機子出現問題了怎辦呢?找誰呢?要是找常人來幫修,修多了吧,不行。我記得技術員同修和我說過,到明慧網裡面建立個內部信箱,有什麼問 題可以去明慧網發信件,問明慧同修,他們會給你解答的。

就這樣我建了個信箱,就把我機子毛病事打出來問明慧網的同修,他們很認真耐心的回信 給我,說要我打印一本從零點開始實用技術手冊學起,有什麼問題到論壇提問,我按著他們的指導,照這樣做了,就這樣,我慢慢的學,把他們教我的技術,下載打 印出來慢慢看,從不懂,到懂,兩台機子運行,很正常,現有些問題基本上能自己解決,我能到這步,要感謝明慧網的同修們。

記得我有一次,我丈 夫剛一去上班,我就開機做資料,正忙著,突然聽到了敲門聲,我就收好東西,去開門,一看是二個同修來取資料了,我很高興的說,真神,我丈夫剛走不久! 同修也感到慶幸,我們都起了歡喜心,幾分鐘後,又聽到敲門聲了,我預感到不對勁,立即停機,不到三分鐘,資料收藏上鎖,清場全部停當。我心不跳,臉不改色 的很自然的去開門,一開,可真是他,他說回來取東西。同修與我丈夫說了幾句話,身帶資料走了。事後他就□我房間,問我你們偷偷的在房間做什麼?我說上次在 街上買東西身上忘了帶錢,借了他們的錢,我打電話要他們來取錢。他還是不信,跑到房間東看看,西摸摸的,總懷疑是煉功的,給我送資料的,我真擔心他來拉我 抽屜。當時來不及我就隨手收藏些,小冊子和《明慧周刊》在抽屜中,我心裡默默的喊著,念著師父,請師父幫助,要他快些出去,不要到我桌邊來,我心裡念著不 要過來,不要過來,真的也神,走到我身邊,停了,等了一會就去上班了。

有一天,我出去給些同修送資料,送完回家時,路途中先後碰到三個同 修,給了我三退名單,共一百二十餘人,我把這三張名單折好,我擔心怕掉,我又用二張空白的紙包好,放□牛仔褲背後口袋中,一路上我也很小心的摸了好幾次, 硬硬的紙還在,心中踏實。當走到機關門口時,碰見我姐,她對我說要張紙用,我就從褲袋中想把這二張空白紙給她用,拿出一看,嚇一跳,怎麼只有二張白白的紙 了,中間的名單沒了,我心急如焚,站在門口,想著我去過的每個地方,不知從哪兒開始找,想著想著眼睛一紅忍不住就掉下了眼淚,從哪個方向開始找啊!心裡叫 喊著師父,我在門口呆呆的站著,靜靜的想,默默的喊,師父啊,弟子今天有漏,把三張名單丟失了,請師父原諒弟子,慈悲幫弟子找到這些名單。朦朦朧朧的 從來過的反面方向走著,邊走邊默默的喊著師父幫助,邊看地下我今天留下足跡的每一個地方,一邊走一邊仔細的看,這時丈夫來電話了,我心不在焉的接著電話, 兩眼還是掃射著路面及周邊的每一個角落,忽一下,前面行人道路邊樹下閃出電焊時發出的那種白光,刺著我眼睛,我覺得奇怪,當時我還以為是我接手機的光,我 把手機關了。跟著白光的地方走近一看正是我折的那個紙包啊!原封不動的躺在那樹的下面,一點都沒壞,還是那個樣子,乾乾淨淨的。

我當時真是說不出的驚奇,因為我沒到樹底下來過,這麼神奇的在樹下擺著,激動的眼淚又一次流下了,也不顧周圍的人看,拾起放到胸前,激動的在心中喊叫師父,謝謝師父的幫助。

我感謝師父選擇了我,讓我在迷中真正的找到了自己,讓我能擁有大法弟子這個宇宙至高無上的稱號。我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謝謝師父的大慈大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