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航飛行安全員孫力被非法判刑七年  妻離子散

 

【明 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山東報導)東方航空公司飛行安全員、青島大法弟子孫力,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下午六點多,在朋友家樓下,被突然冒出的三、四十公安警察綁架。孫力遭酷刑逼供,於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青島市市南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濟南監獄繼續迫害。

孫力今年四十 歲,家住青島市天台一路,九九年二五後才開始修煉法輪功,剛修煉幾個月,中共邪黨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公司領導以上級有指示,飛行員不准修煉 法輪功,否則不讓上飛機、開除工作等手段脅迫他放棄修煉。孫力堅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公司領導的無理要求。

孫力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十年來數次遭單位邪黨人員、國安、六一零(迫害法輪功的非法專職機構)公、檢、法迫害。其妻是航空公司空姐,因承受不了各方壓力被迫和他離婚。

二零零二年四月,孫力所在單位保衛處勾結當地公安六一零將孫力綁架到明霞路三十四號六一零洗腦班迫害。在洗腦班關押期間,其妻已懷孕六、七個月,單位保衛處人員和六一零洗腦班惡人逼迫孫力在所謂的保證書上簽字。

妻子剛生下孩子不久,孫力又一次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每天被六一零惡人強迫看誹謗大法的錄相,然後逼迫寫什麼“保證書”、“決裂書”,說什麼放棄修煉就放他回家照顧妻子、女兒,可回單位上班。孫力一概不配合。之後,孫力從洗腦班走脫,從此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更不能照顧自己的妻子和剛出生二個月大的女兒。

在流離失所期間,公司領導和六一零惡人逼迫他妻子配合找回孫力,說孫力已被公司除名,如不配合找到他就不讓她上飛機工作。其妻子看著自己剛出生幾個月大的女兒,不堪忍受各方壓力,被迫登報聲明和孫力離婚。

二零零四年春,孫力被青島國安幾十人、多輛警車、轎車跟蹤堵截,在山東省淄博被野蠻綁架。孫力被戴上手銬、黑頭套劫持到一賓館內遭國安毆打,後又拉回青島一賓館關押,長時間不讓睡覺審訊。關押三個月後取保候審,還經常遭國安非法傳訊。

二零零六年八月份的一天下午五點多,孫力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市南公安刑警開車追捕後走脫,再一次被迫流離失所,從此青島公安刑警、國安特務動用大批人力抓捕孫力。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開始,青島六一零公安局、市北刑警隊在山東省公安廳直接指揮下,開始對資料點大法弟子瘋狂抓捕。六個大型資料點、倉庫被破壞,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損失慘重,財物損失上百萬元,被搶去私家車四輛,摩托車一輛,被綁架的同修都遭到殘酷的刑訊逼供,多人致傷致殘。青島公安六一零 弄出個所謂青島市十三人案件,向北京公安部邀功領賞。青島公安局市北刑警隊、專案組得到北京公安部直接批給的獎金幾十萬元。據悉,此案早在二零零六年周邊 市區資料點的破壞被牽連時,已在零六年夏天被省公安廳定為所謂的掛牌督辦專案。

青島六一零公安叫囂說孫力是這個特大要案的漏網人員,六一零專門成立了抓捕孫力辦公室,說不惜一切抓捕孫力,動用各街道居委會、派出所各治安巡邏隊,特別在奧運會期間,各路口執勤點、小區崗點、出租房屋登 記排查、複印、發放孫力照片抓捕孫力,動用公安刑警、國安特務、便衣大隊人員,對所有與孫力有聯繫的親屬、朋友都不惜安排大批人員跟蹤蹲坑抓孫力。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九日下午六點多鐘,在一朋友住處,孫力剛要出樓梯口,看到有一便衣正指著孫力騎的摩托車問別人這輛摩托車的車主是不是叫孫力,孫力還沒反映過來,呼的從三面一下竄出有三、四十個人,卡著孫力脖子把他按倒在地,戴上手銬拖上警車拉到香港中路派出所。

此次一起被綁架的還有大法弟子呂豔茹。不法公安瘋狂的抄了呂豔茹的家,搶走了摩托車、筆記本電腦、刻錄機、打印機、光盤、mp3、大法書、手機多部,還有電話卡、現金等財物。

在派出所,公安惡警對呂豔茹污辱、謾罵,髒話不堪入耳。當晚惡警對孫力酷刑逼供、拳打腳踢、電擊、穿皮鞋猛踢下身。整個晚上不斷聽到惡警的打罵聲和孫力的慘叫聲,逼迫孫力承認參與資料點印製、運輸《九評共產黨》、購買安裝衛星鍋收看新唐人電視台節目。

孫力被迫害的面容憔悴,瘦弱的都脫了像。二零零九年五月,孫力被南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濟南監獄關押迫害。呂豔茹被非法關押在大山看守所一個月後,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勞教十三個月。

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歷史的今天誰對大法弟子進行的迫害就是對自己的迫害,最終躲不過人間與天理的審判。今天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功績,都是明天償還罪債 的證據。希望還在參與迫害的人都能明白真相,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補過,停止對大法弟子行惡,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順應當今天滅中 的歷史潮流,抹去獸記,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