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聯邦法官裁決逮捕江澤民、羅幹

 

【明 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記者蘇青綜合報導)經過四年調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聯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作出一項深具歷史意義的裁決: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羅幹因迫害法輪功而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 刑警部逮捕該二名中共高級官員。

在長達一百四十二頁的法律文書中,法官詳盡地評估了中共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及江澤民、羅幹在其中所起的作用。

實施的群體滅絕政策中,採用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對人的生命和人類尊嚴是極大的蔑視。”Lamadrid 法官在裁決書中寫到,在這個旨在鏟除法輪功的運動中,毒打、酷刑、綁架、死亡、洗腦、心理折磨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家常便飯。

法官強調,他在審理此案中運用的是普遍管轄原則(principles of universal jurisdiction)。他在文件中說:在這個案件中,針對被告被控的罪責──其在對法輪功信仰團體的迫害中,受害人之多,以及精神殘害之重,必須 運用普遍管轄原則。

起訴迫害元兇 江羅成被告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羅幹在阿根廷訪問期間,阿根廷法輪大 法學會會長傅麗維女士委任阿根廷律師Adolfo Casabal ElasAlejandro Guillermo Cowes,於聯邦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控告羅幹犯下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此案被阿根廷聯邦法院受理,並由該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負責審理。

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法官認定羅幹的上司江澤民是對法輪功迫害的最初發動者,因此把江澤民加入案件中一併審理。其迫害事實也被加進卷宗,和羅幹一樣被控訴同樣的罪名。

此案件幾經周折,在審理過程中,中共用盡各種手段進行干擾,包括對原告律師施壓,但是都未能阻止案件審理的進行。Lamadrid法官歷經四年的調查取證,做出逮捕江羅受審的裁決。

調查迫害真相 法官親自赴美取證

二零零六年初,聯邦刑事庭第九法庭開始對羅幹在中國對法輪功犯下的罪行進行調查,Lamadrid法官針對案件進行多方取證。

在此期間,來自不同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前往阿根廷出庭作證,非法輪功學員也前往阿根廷作證,如來自加拿大的喬高先生及麥塔斯博士。自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至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法官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聯邦法庭上收集了九個證人的證言。

零零八年四月,Lamadrid法官獲得最高法院的許可及財務上的資助,前往紐約會見更多的受害者,因為大多數受害者在逃離中國後擁有難民身份,並沒有護 照能前往阿根廷作證。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至五月五日,法官親赴阿根廷駐紐約總領事館,向十位居住於美國的證人取證。

在調查過程中,聯合國和多邊組織關於江羅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也被法官加入此案卷宗。

在這期間,中共用盡流氓手段企圖阻止此案的進行,但是,Lamadrid法官堅持不懈,終於完成調查並正式裁決逮捕兩名刑事被告。

阿根廷聯邦法院審理過程之重點摘要

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二日,羅幹在阿根廷訪問期間,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會長傅麗維女士委任阿根廷律師Adolfo Casabal ElasAlejandro Guillermo Cowes,於國家聯邦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控告羅幹犯下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此案被阿根廷聯邦法院受理,並由該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負責審理。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二日,法官Lamadrid表示,阿根廷國家憲章有充分的規範要件授權阿根廷法官調查此案所聲稱的罪行,並且法庭需對此案擁有原始管轄權。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最高法院裁定法官Lamadrid繼續對被告羅幹的調查。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至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法官Lamadrid在阿根廷境內和境外對江澤民、羅幹迫害法輪功的罪行進行調查。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法官Lamadrid裁決並下令逮捕江澤民、羅幹。

原告律師:為自由和真理而戰,感到自豪

原告律師之一Alejandro G. Cowes針對此案目前的進展表示,在接手這個案子前,他聽一位羅馬尼亞駐阿根廷大使說:沒有在共產獨裁下生活的人們,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Cowes 律師說,這四年調查中親身經歷的這一切,讓我真正明白了這位大使的話。他說:在關鍵時刻接手這個案子,為自由和真理、為揭露共產主義的殘暴而戰,我為自己感到自豪。

他表示,Lamadrid法官對這個案子的調查和審理是基於道德的準則。這不是在審理一個幾十年前發生的犯罪,也不是針對一個已經發生的罪行討還公道,而是針對一個已經發生了、而且還在發生的罪惡。

這將是一個制止殘酷迫害的開端,這場迫害必須被終止。

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會長:迫害元兇必將遭到審判

阿根廷法輪大法學會會長傅麗維女士表示:江澤民和羅幹在迫害法輪功中犯下的罪惡可謂罄竹難書,但是在中國,法律和司法都在中共的淫威下墮落成為迫害工具,助紂為虐。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非常欣慰地看到阿根廷法官的義舉,以及正義戰勝邪惡的永恆真理在國際社會裡彰顯。

她說:我們對維護良知正義的阿根廷法院法官、參與此案的正義人士、以及所有站出來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們表示感謝!

她還表示:阿根廷聯邦法院法官的裁定,和不久前西班牙國家法庭針對江羅等五個前中共高官啟動的刑事訴訟審理程序相呼應,是訴江案法律程序上又一個重大的突破。天網恢恢,所有迫害法輪功的元兇都將被送上審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