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大法好”,高燒消退

文/河北辛集市大法弟子

晚上九點多,姐姐給我打電話,說外甥女丹丹又發高燒了。外甥女在市裡一所高中上學,班內因發燒回家的學生已經有二十多人。外甥女是今天早晨回家的,昨晚已經燒了整整一個晚上,燒到三十九度多。上午去醫院,化驗了個血像,發現血像並不高。據醫生說,像這種發高燒而血像並不高的症狀,就是甲流。可是醫院不給治療,說上面給開會了,碰到發燒的不能看,讓到很遠的另外一個醫院的發熱門診去看。聽一個醫生朋友說,去了也是按照常規感冒治療,輸消炎液。沒辦法,只好在小區內的一個診所輸了一天液,可是孩子還是高燒不退。在電話中,姐姐著急的說:“發燒藥已經用的太多了,不能再用,這可怎麼辦呢?”聽到這裡,我安慰姐姐別著急,然後拿了幾個真相護身符,冒著大雪趕到了姐姐家。

到姐姐家看到外甥女躺在床上,蜷著身子,身上捂了三床被子,頭髮蓬亂,眼睛緊閉,一摸額頭,滾燙。我蹲下身子,在外甥女耳邊輕聲說:“別害怕。咱現在不管什麼政治不政治,就圖個平安。姨這裡有個護身符,你先戴上。”外甥女眼睛睜開一條縫,看了看我,“嗯”了一聲,伸手接過真相護身符,放到前胸的一個衣兜裡,把拉鏈拉好。我又輕聲說;“姨見過很多人,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病都好了。咱現在也沒別的什麼更好的辦法了,藥不能再吃了。心誠則靈。咱現在一起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吧。”外甥女又“嗯”了一聲。我餵外甥女喝了一點水,就和姐姐一起來到了客廳。

我又拿出一個真相護身符,放到姐姐手裡,說:“丹丹過去一聽我說這些,就跟我橫眉立目的,今天表現可是不錯啊。你也戴一個吧,平安要緊。”姐姐接過來,戴在脖子裡,說:“現在她可不煩你了,都這樣了,用什麼方法治了病還不行?”我說:“是啊,咱們也在心裡幫孩子念。這個場正了,孩子也好的快。別擔心,一定會好的。”

我們都默默的誠心念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求大法師父保佑孩子。過了一會,我進屋,問外甥女:“丹丹,你在念嗎?”丹丹說:“念呢。”我伸手一摸額頭,發現孩子的額頭上已經有密密的一層細汗。我招呼姐姐拿體溫計過來,給丹丹量一下體溫,五分鐘後發現,體溫降到了三十七度二。姐姐高興的連聲說:“啊呀,退了燒了,退了燒了!”外甥女的臉上也有了笑容,要吃東西。姐姐趕緊去給外甥女盛了一碗小米粥,外甥女一會就把它喝光了。喝完後,精神更好了。我告辭離開了姐姐家。

走在路上,我看著大雪籠罩下的萬家燈火,心裡默默的替不明真相的人們著急。這兩年氣候異常,各種疑難雜症越來越多,越來越難治。歷史上很多預言也談到了,當人類的道德水平非常低下的時候,就會面臨著一場大瘟疫,到時候會死很多人。而法輪功就是來救人的。現在,社會的道德水準大滑坡,世風日下,物慾橫流,而中共又像當初搞“文化大革命”一樣,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人還能心存善念,能認識到“真、善、忍”是每個人都應該遵循的道德準則,那就是個好人,就能夠得到神的保佑。在這裡,我想跟大家說句肺腑之言:現在甲流感來勢洶洶,就在身邊,珍重自己的生命要緊,我們一定要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真正是救命的九字真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