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貴無比的嫁妝與傳家寶

明慧記者鄭語焉台北採訪報導

言談舉止落落大方宛若大家閨秀的葉□□還沒有男朋友,父母親就送給她整套法輪大法書籍作為嫁妝。

時不時接到母親從桃園龍潭鄉打來的電話,詢問她是否開始修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正在事業上春風得意的□□當時對此有著下意識的叛逆。三、四年後,□□ 得助於夫婿嘉弘而走進法輪大法修煉。婚後懷孕期間,夫妻倆熱切盼望肚子裡的寶寶能和他們一樣成為法輪大法的修煉弟子,□□這才體會,原來“天下父母心”, 總想把最好的珍寶捧給兒女,希望孩子有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和兒子攝於二零零五年

□□母親和嘉弘與兒子於二零零四年的合照

勤奮事業有成 胃病跟著來

□□的記憶中,小時候生長在台灣新竹縣橫山鄉,與叔叔和姑姑們幾個家庭一起住在四合院。蔬果耕種自給自足,但是父親從事礦坑工作的收入剛好養家活口,難有餘力栽培子女學業。□□在中學階段便隻身寄宿在台北的姑媽家中,半工半讀完成學業。二十多年前父母搬遷到桃園縣龍潭鄉定居至今,□□則在台北就業、成家。

投入職場的□□對鞋業有著高度興趣,她抱著多做多學的態度,在工作中努力學習,從畫圖、打樣到研擬行銷計劃與貿易實務,練就一身專業好本領。數年後,□□所 擬的企劃案,因緣巧合為歐洲某一著名鞋業公司所重視,因而被延攬成為該公司在台灣設立分公司據點的負責人,進而成為擁有相當股份的合伙人之一。事業上春風 得意,但她卻也因辛勞而賠上健康,患上胃痛毛病,嚴重時還需住院治療。

不求聘金和喜餅 唯願共沐大法恩

一九九八年前後,父母親送給□□整套“法輪大法”書籍作為嫁妝,叮囑她這是珍貴無比的稀世珍寶,希望她好好閱讀。□□知道雙親與姑丈修煉法輪功非常虔誠堅定,但 自己正為事業繁忙,認為衝刺事業賺錢是天經地義的好事,修煉不是她這個年紀所要考慮的,因而對於母親的殷切關注總是敷衍了事。這一擱就不知不覺三、四年過 去了。

二零零二年,□□與嘉弘相識將近一年,倆人論及婚嫁。某日嘉弘陪同父母向□□父母提親,□□父母不提聘金、喜餅和婚儀細節等要求,只是熱誠地向他們介紹法輪大法,敘述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獲得巨大改善的實益。嘉弘說:“當時我被準岳母深深感動,她不擅言詞,但她真心為我們好的熱誠讓 我感受很深。”

□□父母送給嘉弘一本《轉法輪》,請他回去閱讀看看,二天後回復,嘉弘說好。他回到台北向□□講述經過,□□脫口而出:“你想怎樣,是不是不修煉法輪功就不娶我了。”

送給女婿的最佳禮物

擁有商學碩士學位的陳嘉弘老想修煉,逛書店的主要目的就是尋購禪修書籍。他曾接觸一些法門及氣功,花了一、二百萬新台幣也沒找到真正想要的修煉法門,態度因 而趨於保守。有次在書局看到《法輪大法 濟南講法》光碟覺得非常特別,買回來放在車上聽了半年之久,越聽越是觸動,許多問題都從根源處豁然開朗,惟因前車 之鑑讓他遲遲不敢走進任何法門。這年,他認識了□□,有了正確認識法輪大法的良機。

聽了半年的錄音講法,嘉弘打開《轉法輪》靜心閱讀幾頁,更加確定這正是自己尋尋覓覓所要的正法,他慶幸有此機緣接近法輪功。□□父母隨即送他一整套“法輪大法書籍”作為給準女婿的禮物。

布置新房期間,嘉弘隨身一本大法書籍抽空捧讀,越讀越是愛不釋手。□□說:“看著他讀,我可不能落下,因此也拿起《轉法輪》和大法書籍捧讀起來,我和嘉弘在結婚前不久同時走進大法修煉。”

再也不用發脾氣來解決問題了

□□有點懊悔自己蹉跎了四年才來修煉,她憶起往事:母親長年體弱多病,人家梳妝台上擺的是化妝品、首飾,母親的梳妝台上整桌都是藥。

有次回新竹去探望父母,發現他們正在清理梳妝台上以及房間內一箱箱的藥,細問之下得知母親修煉法輪功後體質獲得意想不到的改善,藥物已是多餘,因此清理掉。

比母親早得法三個多月的父親也因為修煉一段時間後,折磨他吃藥三十多年的胃病不見了,因為礦坑工作二十多年導致的肺病也痊癒了。當年父親苦口婆心地向□□ 說:“你看看我們一起做礦工的伙伴都去世了,就只有我和你姑丈彭茂信倆人因為修煉法輪功的緣故,還活得好好的。法輪功確實讓人身心受益,我和你姑丈不就是 最好的例證嗎?”

修煉後的□□從法理上明白胃痛的業力因果循環,把病痛的那顆心放下之後就自然痊癒了,原本火急暴烈的脾氣也變得溫柔祥和,周遭親友與同事都感到明顯的變化。同事對□□說:“我發現你煉了法輪功之後變了很多,以前你常發脾氣,現在你變得從來不用發脾氣來解決問題,取而代之的是耐心說明與溝通,脾氣變好得像另外一個人似的。”□□說:“我時時提醒自己是個煉功人,不可產生氣恨或委屈。同事因為我的改變也在慢慢接觸大法,周遭的人也在不知不覺中,點點滴滴地跟著改善。”

最幸福的生命

二零零二年底至零三年前後,嘉弘的事業遇到瓶頸,之前所 賺的錢賠光後還負了些債,妻子□□始終不離不棄為他加油打氣,並且作為他無後顧之憂的後盾。嘉弘慶幸自己在人生谷底之前得法修煉,“真、善、忍”的法理引領他認清“失與得”的因果關係,坦然走出谷底迷霧,奔向俯仰無愧的另一片天地。

他結束公司還清債務,無債一身輕後成為支領薪水的上班族。他泰然處之,盡心盡力做好工作,有機會還會與老闆或同事分享“真、善、忍”的法理,無論公司或家人遇有矛盾也深知是提高的契機,不致釀成難以收拾的衝突。

他倆的兒子今年六歲。六年多前,□□懷孕期間,夫妻倆無論再忙都會抽出固定時間學法,他們輪流用清朗的聲音對著肚子裡的寶寶念讀《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籍,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時,就將耳機貼在□□肚子上讓寶寶聽得更清楚,他們也和□□的父母親一樣心思,要將最珍貴的無價之寶送給兒子,讓他成為世上最幸福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