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服大獎賽展古風 興起漢服文化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明慧記者採菊紐約報導)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第二屆“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複賽於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晚在曼哈頓王子宴會廳閃亮登場。在當晚的走秀中,由二十多位模特兒們展示來自北美、亞洲、歐洲、澳洲等十幾個國家和地區六十二位選手製作的兩百多件漢服的風采。當晚的複賽色彩繽紛,華麗大氣,讓來賓們目不暇接,驚嘆於漢服之美。

第二屆“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複賽現場

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吸引來自中西方專業人士前來觀看

複賽參賽作品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的決賽更是美妙絕倫。當天在曼哈頓喬治王子宴會廳裡,來自三十八位選手的近一百套漢服入圍決賽。在T字型舞台上,模特兒們一一展示入圍作品,唐裝的富貴大氣,宋服的婉約、自然,大明的復古出新,沁透著中華深厚文化底蘊,令來賓們深深陶醉於中華燦爛輝煌的文化中。來自美國的程銘華女士以“行雲流水漢古風”男裝系列之一的明朝服裝,從眾多的優秀作品中脫穎而出,捧走了金獎獎杯。

頒獎典禮

金獎作品:“行雲流水漢古風”

銀獎作品:“溯源--古風”

銅獎作品:“古道清風”

參賽作品表現了正統的漢服文化

第二屆“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共有一百多位選手報名參賽,入圍選手八十八名,收到的服裝兩百多套。參賽選手們都很用心,在傳統的挖掘上下了一番功夫,而且做工精緻,讓評委們欣喜不已。

評委主席樊弘女士對第二屆參賽作品表示滿意:整體水平很高,更符合真正的傳統漢服的要求,可以看出選手們很用心,作了很多功課。在漢服的理解和製作上趨於成 熟。從配色到設計、花色品種上都比去年更上一層樓,選手們注意細節,很多服裝的繡花、圖案、手繪等手工製作非常精美講究。

評委楊女士說,作為評委,看到這麼多很成熟的作品,我們非常高興。我們主要是評三點:款式,衣料和顏色。款式上是推廣傳統的漢服;衣料上要恰當,女士柔軟,男士剛硬一些。顏色搭配上要協調,自然。這次參賽作品質量都很高。

漢服大賽評比標準

漢服大賽要求每位選手製作一個系列,包括三至七件服裝。可以看到,有的設計高貴,有的素雅,包羅萬象。

談到評比標準,魏女士說,首要標準就是遵循傳統,第二條重要的標準就是要表現設計主題,突出傳統漢服的實用和藝術價值,具有原創性。第三個是款式和結構要正 確,體現朝代的特徵,不能張冠李戴。第四個標準是選材,色彩,飾物,要有最合理的組合搭配。第五條就是整體的搭配要好。

樊弘女士補充說,“ 工藝性中,我們也要看他的裁剪和製作方法是否傳統。打個比方,那個衣服最後打開一看,應該是上下分開的,有的人會做成連體式;應該兩重衣服的,做成了一 重,這都不行。還有的就是採用了西式的裁剪,採用了立體結構的辦法,雖然花了很多的力氣,但是卻破壞了漢服的結構……還有的就是車功和熨功,這個也是我們 要看的。”

漢服文化內涵精深廣博

在歷史的承傳與發展過程中,漢服充分展現了古人“仁、義、禮、智、信”的道德內涵,更是純善,純美的中國傳統服飾文化的重要象徵。

漢服大賽項目經理魏璐女士表示,漢服和中華的文化是相關聯的,穿上漢服後,細細品味,該朝代的文化能體現無遺。

漢服大賽評委會主席樊弘女士說,漢服的內涵相當精深、廣博。例如,漢服的一種領子幾千年來、都是左邊要壓著右邊的,叫做“右衽”。“你初看的話好像在審美上左右沒有什麼區別。中國講陰陽,男左女右。把左面視為陽,右面就是陰。陰陽不能倒置,陽在上,陰在下,所以要左面壓著右面,他有這個道理在裡面。”

樊弘女士還介紹,宋朝社會崇尚理學,提倡“存天理,去人欲”的觀念,倡導傳統保守的道德觀。因此服飾以自然儉樸為主。女子服飾上衣種類有襦、衫、褙子等等, 下身也是穿裙子。其中褙子是當時無論貴賤都流行穿著的服飾,所謂褙子是一種外衣,直領、對襟、長度過膝是其特色。唐朝服飾的特點是,低領大袖,裙腰高束。 樣式主要是上著短襦,下穿長裙,加半臂,肩披帛巾,讓長長的裙擺拖地而行,體態輕盈,飄逸高雅。

舊金山的美國漢服設計師瑞晨認為:“漢服是 一種規範人的文化,它有很深的內涵。”“很久以前有一次我有一個朋友穿著一身皇帝裝,當時我趕時間要他走得快點,他說他走不了,因為他穿著皇帝的衣服,快 不了。這就是說,他穿著衣服就被衣服給規範了,所以漢服能夠無形的約束人類的行為。又比如漢服袖子很長很寬,所以行為很文雅,顯示人的心境都很寬和。”

大賽籌委會代表殷雷表示,在過去一百年裡,這個文化在中國大陸漸漸的消失了。新唐人舉辦的漢服大賽的目的就是希望恢復正統、傳統的漢民族文化。通過參考唐、宋、明朝的設計元素,設計出一種嶄新的漢族文化,帶給全人類。

能夠參賽,選手感動

來自中國的李穎媚表示:“非常高興能夠來此參賽,我希望能夠為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出一份力。”

去年就曾經參加過首屆漢服比賽的台灣設計師陳美合說:“日本人走在路上也穿著和服,其實日本文化都來自於中華文化,所以我今年再次來參賽,希望把中華文化繼續發揚廣大。”

紐約服裝設計師萬德貝爾(Alecia Vanderbilt)謙虛地分享了自己從零開始學習漢服的經歷:原不了解中華文化的他非常熱愛唐朝服飾,在學習製作唐朝漢服的時候,他曾因為非常感動而慟哭。

萬德貝爾說:“傳統漢服的內涵是人類最珍貴的東西。我來參賽是希望可以通過此學習到一些已經流失已久的東西,同時恢復一個被遺忘了的文化,一個非常、非常美的文化。”

漢服大賽正在逐漸引起國際時裝界的注意,本週六(九月十二日)在紐約曼哈頓華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的國際時裝周中,將有“全球漢服回歸設計大獎賽”的獲獎服裝表演。

大賽將興起漢服文化

漢服大賽評委會主席樊弘女士說,今年的參賽作品從質量和數量上都有提升,特別是在質量上,普遍做到了符合傳統、正統的標準,在款式的開發、面料的選擇、和顏色的運用上都有橫向的擴展,能顯出各個朝代的特點,符合那個朝代的審美,而且製作精良。

樊弘說:“大賽要求款式裁剪和內外結構正確。唐朝距今天也有千年的歷史了,很多服飾都失傳了,就要從留下的書畫中去挖掘,我們的金、銀、銅獎作品在這些方面很完美。”

樊弘強調今年的另外一個特色就是,男裝有很大的突破,而且設計、款式、面料上都比較傳統。

漢服大賽項目經理魏璐女士表示,唐、宋、明朝的漢服款式是非常多的,現在只是一個起步。新唐人舉辦的“漢服設計回歸大獎賽”主要是給大家提供一個展現才華的平台,希望大家去鑽研,去研究,拿出好的作品來。

魏璐女士還說,大賽的宗旨要把優秀的漢服文化在全世界弘揚傳播。一些西方人士看了我們的漢服,網站上去年的作品,非常驚嘆。這麼好的漢服文化現在是空白。我們現在要把這個優秀的漢服文化挖掘出來,介紹給全世界,這麼美好的東西,大家都會喜歡,將重現漢服文化的輝煌。

參賽選手:挖掘傳統 漢服製作陶冶心靈

金獎得主程銘華與她的獲獎作品“行雲流水漢古風”

金獎得主程銘華女士分享心得時說,自己是從古代的書畫中汲取靈感,挖掘傳統的工藝,遵循明朝款式裁剪布料的特點和古人單純的思想,設計了“行雲流水漢古風”。

銀獎得主陳穎作品是“溯源--古風”,宋朝女子的禮服,靈感來自漢服回歸大賽的宗旨--回歸人類純善純美的文化,回歸到真正的人類的文化。面料是天然的,表達的是“天人合一”的意境。

陳穎是學服裝設計專業的,在服裝行業工作多年。她表示,自己做漢服最大的感受是心態會很平靜,如果心情不平靜,作的針腳就會是歪的。“一開始因為趕時間還有點浮躁,在做的過程中很快就平靜下來,感到和漢服融在一起。”

部份其它獲獎作品

嘉賓感動 好評如潮

紐約時裝技術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副教授及特殊項目主任艾麗絲.派派茲(Alice Papazian)

時裝技術學院教授:觸及靈魂

紐約時裝技術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副教授及特殊項目主任艾麗絲.派派茲(Alice Papazian)雖在服裝界見多識廣,但當晚觀看漢服秀表演後,她激動不已,“這些漢服觸動了我的心和我的靈魂,優美高雅,精緻細膩。”

她說,“漢服展示了我從未知道的一片美麗的世界。西方時裝界應該了解她。”

學院院長:將開時尚設計課納入漢服

紐約伯克利大學(Berkeley College)校長達裡奧.考提斯(Dario Cortes)

紐約伯克利大學 (Berkeley College)校長達裡奧.考提斯(Dario Cortes)對中國傳統漢服表演讚嘆不已,“我感到精神振作(refreshed),很受啟發(enlightened),”他認為漢服展示了中國淵遠 的服飾、和歷史文化,對現代的時裝界也頗有啟發。

“我覺得非常好,我看過世界各地和紐約的時裝秀,我喜歡漢服的設計,還有布料,款式,很優美。”與現代時裝秀比較,考提斯認為漢服帶給人平靜和愉悅,即便是西人男模特都給人那樣的感覺,與現代模特那種佔有世界的態度(attitude)非常不同。

考提斯說,伯克利學院現有時尚商品管理專業,但沒有對中國服飾的研究。今天看到漢服的美麗,他會考慮開設時尚設計課,將漢服課程納入計劃之一。

融化在今晚的美麗中

曾環遊世界的朱麗婭.蔡斯(Julie Chase)在觀看了漢服回歸設計大賽的表演後感嘆道:“設計實在太美了,非常的傑出。”

“在這二十一世紀展示這麼美的設計,我無法期待還有什麼比這更美的了。還有那美麗的頭飾,服裝的色彩和搭配也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模特的化妝、頭飾,與服裝色彩的搭配,整個的美極了。”她說:“今晚是一次非常奢侈的享受。很放鬆,感到要融化在今晚的美麗中。”

大賽獲獎名單

該大賽金獎獎金一萬美元,銀獎獎金五千美元,銅獎獎金兩千美元;單項獎(特別獎)獎金兩千美元;優秀獎獎金五百美元;以上獎項均由新唐人電視台頒發獲獎證書或獎杯。這次大賽的獲獎名單如下:

金獎一名:程銘華(美國),作品:“行雲流水漢古風”
銀獎一名:陳穎(美國),作品:“溯源--古風”
銅獎一名:蔡美雲(台灣),作品:“古道清風”

特別獎三名:
工藝特別獎:Winna Lin(中國),作品:“歸”
配套特別獎:詹雅淇(台灣),作品:“牡丹緣”
男裝特別獎:李園 / 蔡英姿(日本),作品:“盛”

優秀獎九名:
金宏絢 / 張由幸(美國),作品:“大唐筆韻”
Rosemarie Fruehauf(德國),作品:“從前”
Alecia Allan Vanderbilt(美國),作品:“唐裝”
Lisa Chen / 袁愛芳(美國),作品:“淑女”
曹苗苗(法國),作品:“四君子”
林雪綿 / 朱美娘(台灣)
劉淑英 / 黃素華(美國),作品:“韻荷”
賴美智(台灣),作品:“衍譯”
林怡秀(台灣),作品:“默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