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肆虐下貴州盤縣悲劇多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大法以來,貴州盤縣徐家歷經滄桑,一家三代人長期遭受迫害。他們的土地被惡黨強行奪走;長子被迫害死;二兒子和兒媳以及女婿被非法關押。家裡只剩下年邁的二老和幾個年幼的孩子相依為命。現在最乖巧的孫子徐定國也在長期迫害中夭折。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二日,年僅十三歲的徐定國在日夜思念被非法關押的父母的痛苦中,在長期貧困交加中離開了人世。可憐的孩子連臨終前見一見父母的願望都沒法實現。直到孩子下葬前,中共貴州女子勞教所仍然不讓孩子的母親陳玉梅回家看一眼;同樣,中共貴陽國安特務和市公安警察及雲岩區檢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關人員也不讓孩子的父親徐啟華回家看兒子一眼。

好端端的一家人,僅僅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堅持說真話,而被中共邪黨迫害的支離破碎,家破人亡。

二零零零年徐家老小五人依法去北京上訪,想把各自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的真實情況反映給政府,為法輪大法鳴冤。結果,徐家二老被押送回貴州盤縣老家非法關押了近兩個月,直到徐家老父接到通知去北京領兒子的骨灰;大兒子徐廣道在北京被非法抓捕,遭到北京東城區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長及另一管教的酷刑毒打致死;二兒子徐啟華那次上訪時雖擺脫了非法抓捕,但清貧的沒有回家的路費,只能步行近六千多里,歷時一個多月回到了貴州盤縣。

徐家二老默默的忍受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但中共滅絕人性的迫害並沒有結束,為了讓徐家老父敖成木忘記北京惡警迫害法輪功的細節,中共惡徒們竟殘忍的給老人下了不明藥物,致使老人失去記憶,至今也沒有恢復。惡黨還強行廉價收購了徐家賴以生存的土地,甚至連低廉的所謂賠償款也沒有兌現。

徐家的土地被奪走了,長子被迫害死了,後來二兒子和兒媳以及女婿也都被非法關押。家裡的青壯年都被抓、被迫害致死、或被迫流離失所,家中就剩下年邁的二老和幾個年幼的孩子相依為命,現在孫子徐定國也在迫害中夭折了。

在中共對法輪功修煉人近九年的系統的滅絕性迫害中,像這樣的悲劇又何止徐家一家?年僅的三十歲的貴州法輪功學員韓銘被貴州女子勞教所惡警顧新英注射毒針致死;七十多歲的吳伯通短短幾天就被都勻監獄迫害死了;六十多歲的鄭定和被油榨街派出所、爛泥溝看守所、368武警醫院活活打死;楊紅豔被羊艾監獄活活折磨致死;葉逢林也被中八勞教所迫害致死......

這些年來貴州盤縣幾乎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關押或勞教過。二零零七年二月,貴州幾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其中有七人被非法送勞教,徐啟華的妻子陳玉梅和徐啟華的妹夫譚廣萬在這次大抓捕中被非法抓走,之後被送貴州中八勞教所非法勞教。 二零零八年其中的五人被非法勞改。安順市大法弟子賈立安為了抵制貴陽國安惡警和市公安惡警的酷刑迫害,自非法關押開始到現在一直絕食抗議,目前仍被非法關押在貴陽太慈橋公安醫院,一直被手銬腳鐐強行綁在床上。現在賈立安的身體非常的虛弱,惡警讓其家人趕快送錢來治療,但就是不放他回家。

這樣的悲劇不能再延續了!中共的邪惡暴行令天地為之震怒,貴州平塘掌布鄉的藏字石清清楚楚天然成字“中國共產黨亡”,中共覆滅是天意。這麼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告訴人們真相,就是要讓世人脫離邪惡,不要充當中共的陪葬品,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