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殺害僧人天地不容談起

南朝宋高祖平定了東晉的桓玄後,讓劉毅做撫軍荊州刺史。劉毅到荊州,就召見牧牛寺的寺主,說寺主藏匿了桓玄家的兒子慶在寺裡做和尚。

劉毅殺了寺主和另外四個僧人。後來,劉毅夢見被殺的和尚說:“你為什麼枉殺我們!我們已經向天帝稟告,恐怕你也活不多久了。”自此,劉毅得了重病不能進食,人一天比一天瘦弱。

後來劉毅打了敗仗,夜裡獨自騎馬突圍投奔牧牛寺。和尚說:“撫軍從前屈殺我們的寺主,我們修佛之人從無報仇之理,可是你來這裡幹什麼?我們寺主多次顯靈,說天帝要在寺院殺掉撫軍。”

劉毅哀嘆地走出寺院,在一顆大樹上自縊而死。

自古以來,迫害修煉人者,罪重如山,這就是為什麼當今中國許多迫害法輪功的官員、警察遭惡報的原因了。

北京國家安全局副主任劉海洋遭報身亡就是一例。99年7.20以後,劉海洋升任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偵察指揮中心副主任職務,可謂全國的特務頭子。2000年3月,劉因迫害法輪功“成績突出,榮立個人二等功”,2002年底劉確診為骨淋巴癌,在痛苦煎熬了三年之後,劉於2005年9月死於北京,年僅50歲。死時十分痛苦,其腦袋萎縮成只有小倭瓜大小,整個臉部完全變了型,醜陋得不像個人樣。

古人云:以銅為鑑,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鑑,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但是中共政權造就的沒有頭腦、善惡不辯的流氓特務們,竟還被蒙在鼓裡,還在做著卑鄙下賤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