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媒體杜撰“人質營救行動”成笑柄

文/歐陽非

一個叫榮玲娜的吉林女工(中共媒體裡被叫做榮娜),到英國打工,想賺點錢,簽證過期了,換身份不成,申請庇護也沒成,就要被遣返了,她就跑到中共駐英使館去了。中共在國內媒體上將這個普通不過的遣返事件杜撰成了好像很驚險的那種“人質營救行動”,實在讓人恥笑。

中共政權下想偷渡到國外的人很多,當然,遭遣返的也不少,可中共從來沒有真正關心過這些人,為什麼對榮玲娜的事如此熱心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榮玲娜在英國曾得到當地法輪功學員的幫助,這件事讓中共嗅到了可以用來誹謗法輪功的味道。於是,謊言就這樣出籠了。

我們不妨就其報導中的可笑之處說幾句。

1.中共報導造謠說榮玲娜被“威逼脅迫,非法羈留英國近兩年之久”

報導說45歲的榮玲娜“離異後靠自己的工資獨自帶著兒子生活。為改變生活現狀,決定出國打工,想多賺點錢……”。可見,她出國打工是自願的。榮玲娜來到英國時,持的是為期半年的商務簽證,這種商務簽證在英國是沒有資格打工的,她打黑工非法羈留,怎麼能說是法輪功威逼脅迫的呢?法輪功也沒這個權力。果真如此,中共也用不著只是在自己的媒體上造謠誹謗,直接控告到大不列顛的法庭上去不是更名正言順嗎?可惜,中共只有在自己控制的範圍內撒謊造謠生事的“能耐”。

2.炮製所謂“營救人質”的驚險幻覺,謊稱“完全控制”榮玲娜的“自由”

報導中有這麼一段:

“榮的兒子立即往夏的住處打電話,接電話的正是榮娜。

‘媽媽,身邊有人看著你嗎?’

‘沒有,那個人去買東西了。’

……

‘跑出來了……’15分鐘後,電話裡傳來榮無力的聲音。”

看見沒有?榮玲娜待的地方有電話,也沒人盯著她,她完全是個自由之人,“完全控制自由”之談不是不攻自破嘛?

3.為了增加驚險效果,製造了一段驚動英方警察的荒誕情節

報導稱“大使館再次敦促英國警方抓緊辦案。此時,英國警方擔心,營救過程中,挾持榮娜的人可能採取暴力手段,需要謹慎行事。”

中共的報導前後矛盾,語無倫次,隱瞞背景,弄得讀者稀裡糊塗。其實,榮玲娜因為非法羈留,早被英方警察抓走了。是好心的法輪功學員夏澤把她保釋出來的。根據法庭的命令,榮玲娜每天必須待在夏澤家裡。此間,榮玲娜的生活費基本由夏澤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托尼負擔。

可見,榮玲娜本來就被警察抓了,而且被保釋出來,按法庭要求,住在保釋人家裡。這怎麼成了報導中說的“挾持”了呢?這只能欺騙對西方國家不了解的國內百姓。

4.製造“人質”幻想,欺騙讀者

報導說榮玲娜被“看管起來”。事實上,榮玲娜是因非法滯留被警方抓捕了的人,在保釋階段,是不能繼續做非法的事情的。這也是監護人的義務。而且,夏澤是好心的為榮玲娜提供了住處、食物和榮所需要的各種幫助,“完全控制自由”是根本就不存在的。試想,有這種免費吃住在人家中,行動自由,隨時可以打電話、外出的“人質”麼?

5.製造“騙錢”謊言,蠱惑人心

不管在中國還是西方,請律師的費用都不是個便宜的事。榮辦身份先花了800英鎊,後又花了350英鎊,那是律師要收的錢,跟法輪功有什麼關係?再說,榮是一個打黑工的,有幾個錢?值得人們去騙嗎?事實上,光是為了保釋她出來,好心的法輪功學員就花了2000英鎊,這可到法庭去查證。

6.製造“下毒”的恐怖印象,煽動仇恨

報導還惡毒的編造了一個細節,謊稱榮玲娜因服用了法輪功學員給她買的藥而“更吃不下東西,並開始發胖”,企圖進一步製造恐怖印象,用妖魔化手段煽動不明真相的人對法輪功的仇恨。中共媒體在字裡行間露出別人要下毒的意味來誤導讀者,其用心不是太惡毒了嗎?

……

就如同中共一貫的謊言一樣,這篇報導荒唐的地方實在太多,就不再列舉了

到底榮玲娜自己的想法是什麼,說了什麼,我們不知道,但是,不管怎樣,她都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受害者。中共不但利用國內的事情造謠,現在還把謊言編織到國外,證明中共是要一條黑道走到底,要讓中共改邪歸正是不可能的。只有徹底解體中共,清除中共這個製造各種謊言和迫害的根本毒瘤,我們的社會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