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醫院判“死刑” 結核病人修大法後痊癒

【明慧網2004年8月18日】溫景松,遼寧省鳳城市藍旗鎮廣勝村人。在95年秋中專畢業後,因辦工作著急上火得了結核病。97年在互助村開診所期間,與病人接觸再次感染,懂點醫學常識的人都明白,頭一次得結核病,只要抓緊治療,按療程服藥,治好並不難,但如果是復發就嚴重了。因結核桿菌已具抗藥性,所以治療效果就不好,甚至藥物根本不起作用,死亡率極高。溫景松就是屬於這樣,治結核的藥對他根本無效,因此病情急劇惡化,先後在鳳城三院、縣醫院、丹東、瀋陽胸科醫院治療都沒有效果,病情越來越重,不但兩個肺子長滿結核,整個胸腔胸膜也都長滿了。左邊肺空洞結核穿孔,爛透個眼,肺萎縮感染化膿全是膿水。在瀋陽醫大雖然有親屬,可是因為病情嚴重,加上傳染性太強而被拒收。每到一家醫院,最後結果都是被大夫判了死刑。

丹東結核所最好的江大夫治了一個月,對溫及家人說:“我治了這麼多病人,就沒見過像你這樣的。”瀋陽結核病防治所所長看完病情後,直言不諱告訴溫的父親“白費了”。97年10月最後一次在瀋陽胸科醫院外科住院不到二十天,花掉近萬元治療費後,在醫院親屬的勸告下,溫的父親放棄了繼續住院治療的想法,一家三口從瀋陽返回家中。

當家鄉人再次看到溫景松時,每一個善良人都不禁為之心酸。這哪裡還是從前那個精神英俊的小伙子。佝僂著身子,瘦骨嶙峋,1.72米的大小伙子瘦得皮包骨,連70斤都沒有,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臉上,顴骨高聳,眼窩凹陷,一對大眼睛顯得更大了,但沒有一點神采和生機。

溫景松親人們來看他時哭了,相知的同學來看他也哭了,一些處的不錯的街坊鄰居好友也掉下了眼淚。其實不用聽那些有經驗的大夫專家說的結果,每一個親眼看到溫景松的人心裡都有一個同樣的感覺,這個人將不久於人世!

那段時間廣勝人議論最多的就是溫景松的病情,很多人為之憐憫和惋惜。當然最悲傷的莫過於溫景松的雙親,他們當時叫天天不應,哭地地不靈,眼睜睜看著愛子受著病痛的折磨卻束手無策。這人世間最殘酷無情的生離死別的打擊,是什麼樣的絕望心情。不到半年時間,二位老人憔悴的如同衰老了十年、二十年,溫景松的父親,頭髮、鬍子白了一半,母親瘦得小臉沒有一巴掌大。後來溫病好了之後,他母親才告訴他這樣一句話:“景松呀,我那時都尋思好了,你真要是怎麼樣了,我就去上吊,我也不活了。”

星期天是廣勝村的集市,在家養病的溫景松只要精神好點,就會去上集上溜溜腿,散散心。集市上賣貨的商販,至今還都記得當時溫景松拎著兩個排膿血的大引流瓶,弱不禁風的一步一步在集上走的樣子。到了年底,人們就很少看到溫景鬆了,因為那時候他已經到了起來躺不下,躺下起不來的地步了。

98年春,一本寶書《轉法輪》送到了溫的手中,改變了他的灰暗人生。雖然當時溫景松根本不能煉功,只是看書學法,打坐,但奇蹟還是發生了,他的身體很快在好轉。到了98年秋,溫的身體基本恢復正常。那年秋收時,溫家人上地裡割水稻,家人不讓他幹,怕累著他。溫覺得身上都是勁,就偷偷拿了一把鐮刀,也跑到地裡去了,割了幾捆水稻。在路上遇到了中醫院院長的母親,她見溫景松拿著鐮刀就問:“景松,你拿刀上哪去?”溫景松說:“我上地割水稻”。她又驚又喜的說:“景松呀,真沒想到你現在好了,還能上地幹活了。去年那陣誰不說你白費了,你這好了我才敢說這話,我在鳳城時縣醫院的李榮繁大夫和我說小溫也就一年半載的活頭了。”溫景松也感慨的說:“可不是嗎,連我也沒想到還能有今天,要不是修煉法輪大法,這條命早就沒有了,師父救了我,也救了我全家呀!”

98年10月溫景松到縣醫院檢查,完全康復。

隨著溫景松的康復,籠罩在一家人心上的陰雲一掃而光,一個原本即將破碎的家庭又重新恢復往日幸福安詳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長,99年7月,一場和文化大革命一樣荒唐可笑而又可悲的鬧劇又在中華大地上翻版上演了。法輪大法,這部崇尚“真善忍”教人向善,挽救了數不清的像溫景松這樣生命和家庭的高德大法,被嫉妒無能的小人利用手中權利強行鎮壓。看見自己尊敬的師父被謠言中傷,看見給予自己第二次生命,挽救了自己全家的恩人被邪惡的謊言誣陷。溫景松等幾個人一同進京上訪,其實每一位到北京的人並不是去“鬧事”,他們和溫景鬆一樣都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都是知恩圖報的中國最有良心的人,是想用自己親身受益的實情來告訴政府,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在途中他們被警察非法扣押後送鳳城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個月。

2001年秋,在紅旗鎮原婦聯主任冷冬梅的熱心撮合下,溫景松與雞冠山陡崗子村的周晶姑娘喜結良緣,婚後一家人和和美美,因為都是修法輪大法的,每個人都按照師父要求的“真善忍”標準去做,遇事先為別人著想,有矛盾找自己的不足之處,所以婆媳關係融洽,家庭和睦美滿,鄰里鄉親有目共睹。他們今年3歲的小女兒聰明伶俐,人見人愛。

溫景松雖然看起來比較單薄,但身體很健康,一家人從98年修煉大法至今,幾年時間沒有吃過一次藥,打過一次針。更神奇的是溫的女兒都三歲了沒有上過一次診所,只有兩次在天冷時,晚上睡覺涼著了,淌點清鼻涕,不兩天就好了外,一直什麼毛病沒有。星期天廣勝村集市時,溫景松的父母帶著乖孫女上集,熟悉的人對他們說:“你們老兩口真有福氣呀,兒子病好了,娶了媳婦,還有這麼好看的孫女,法輪功就是好”。